万书网 > 都市小说 > 清源古月 > 正文 《》N
    《清源古月》n

    且按下蓝萍和阿牛的事,再看白茂与叶氏的情形。

    白茂拉着叶氏的玉手,进了她的闺房,叶氏满脸羞,红着脸低着头说道︰“大爷!

    你开开恩,饶了小女子这遭吧!不要坏了我的名节。”

    白茂淫笑道︰“哼!你有名节,我的老婆就没有名节吗?难道我就这样做一只乌龟

    王八吗?要怪的是你相公,要求饶的也是你相公,叫他不要破坏他人名节,你就会保住

    你的名节,你现在才要我饶你,你说我会愿意吗?”

    白茂说着,已把叶氏拉入怀中,他一手紧搂着她的屁股,使她的xiāo穴,紧紧贴在自

    己的大ròu棒上,然后轻吻着她的脸说道︰“不要怕,等一下,你就会快乐的!”

    叶氏是个良家妇女,除开自己的丈夫以外,未曾与另外的男人,如这样的紧搂着,

    可是现在既然被白茂搂着,ròu棒顶在yīn户磨擦着,也渐渐的磨出味道来了。

    白茂这一招生效了,叶氏已开始扭动着屁股,用她的玉户来摩擦大ròu棒。

    “啊…啊…不要…不…我怕…你把灯吹了吧!”

    白茂知道叶氏已有意了,他不愿摸黑干,反而把灯拨亮些,才把她的娇躯抱起了,

    放到床上,他驾轻就熟的把叶氏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

    叶氏很害羞,她紧张的挣扎着,扭动着说道︰“大爷…不行…我怕…”

    白茂一面脱着叶氏的衣服,一面用唇吻着叶氏的脸、唇、颈部,慢慢的往下移,同

    时自己也缓缓地蹲下身,以配合脱叶氏的衣服。

    “啊!”白茂整个让心胸大震,叶氏一对圆挺像两个粉团似的肉球,终於现在

    他的眼前。

    叶氏的双手,被白茂拉下来,以便脱衣服,她祇是梦似的低呻吟道︰“啊…大爷

    我怕…不要…我怕呀…不要…啊…”

    白茂看到那荡人魂魄的,嫣红的乳晕,绯红的奶头,情不自禁的用口去含着,

    去吸去吮。

    “啊…大爷…我好怕…不行…不要…。”

    白茂终於把叶氏的衣服脱光,一付精雕玉琢的娇躯,呈现在眼前。

    叶氏的手一自由,竟紧紧抱着白茂不放。

    白茂一口含着一个,一手揉弄着另一个,再用一手揉着阴核,第一次与别

    的男人交欢的害怕与紧张表露无遗。

    此时白茂很快地把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才躺在叶氏身边。

    两人四目相视,传着春情与欲火,两个被欲火燃烧的人,都无法支持了,猛然地拥

    抱在一起,亲吻在一起。

    白茂祇觉得自己地压着一对丰满的,很是受用,他的手,也在叶氏两只乳

    房间揉弄着。

    叶氏被揉得全身伸缩不己,说不出的酥麻、刺击,祇感到他的手,像火似的在自己

    的身上游动着,不由得呻吟出来︰“啊…大爷…轻点呀…我好怕。”

    白茂的手已渐渐滑下,摸着叶氏xiāo穴,手指已伸入那xiāo穴里,叶氏的xiāo穴里已春水

    如涌般的流了出来。

    叶氏,张开那对勾魂摄魄的双眼,凝视着白茂道︰“大爷…我还是…怕…。”

    白茂玩弄着叶氏的làang穴说道︰“娘子,你的xiāo穴真美。”

    说着,两人拥作一堆。

    白茂听到叶氏沉重的鼻息,剧烈的心跳,他翻身上马,把叶氏压着。

    柔和的油灯下,把叶氏那光洁细嫩,毫无斑点点的雪白肌肤,照得耀眼生辉,那柔

    丽的曲线,几乎无一处不美,由头到腹部雪白一片,两个饱满丰挺的玉乳,美得难以形

    容,白茂贪婪的玩赏着、抚弄着。

    “大爷,不要再看了呀…羞死我了。”

    白茂的欲火,已熊熊的燃烧的全身。

    “啊…大爷…”当叶氏的媚眼,看到了白茂那根大ròu棒,真是又惊,又喜,毕竟还

    是羞得闭上的眼。

    白茂压着叶氏,紧拥着,雨点似的吻,落在她的脸上,震颤了她的心底。

    “啊…大爷…我怕…真的是好怕呀…”叶氏不安的扭动着下体,而白茂那根ròu棒,

    已经在她小làang穴的口儿点触着。

    “娘子,你真美,迷死人了!”白茂激动得兴奋的说着。

    “大爷…不要…我怕…我好怕…”

    “美人…你不要怕。”白茂移动身体,将坚挺着的巨大ròu棒抵住了xiāo穴,棒头向小

    穴内微微挺,xiāo穴里情泛滥,已流了不少yín水,所以很快的顺着yín水挤开肉唇而入。

    叶氏也因白茂的大ròu棒实在太大了,当他的guī头挺进xiāo穴里,她已皱着眉头。

    白茂的guī头,被叶氏软烫的xiāo穴,紧紧的包裹着,感到非常舒畅,於是白茂抬起了

    臀部,猛地往下沉去。

    “啊…哎呀…大爷…痛死人了…”

    叶氏被大ròu棒插得痛苦不已,粉脸变白,全身不住的发抖。

    “啊…大爷…好痛哦…我已经给你玩了…你要慢慢来…好吗?”叶氏的颤叫,引起

    了白茂怜香惜玉之心,白茂温柔地问道︰“妹妹,你…是不是弄痛了?”

    “你…你的太大了。”

    “妹妹,你说我的什么太大了。”

    “啊…哎呀…就是…你那个弄在人家下面那个嘛…”

    白茂被叶氏的娇羞之态,惹得兴起,慢慢的筛动了屁股。

    “哦…哥…我…你…”叶氏也被白茂弄干得梦呓般的呻吟着,由xiāo穴里的一阵阵快

    赶,冲击着她全身的每个细胞,舒服极了,她的两条粉臂,像蛇般的紧紧缠住白茂。

    “啊…哥哥…妹妹给你玩死…让你弄死了……你玩吧…哟…你弄吧…你就弄死我…

    玩死我吧!”

    这时,白茂见到叶氏妖浪媚荡的娇态,一时性起,忙运起内功直逼得ròu棒,将他那

    根大鸡已涨的又粗又大了。

    “呀…”叶氏惊叫一声,一时感到xiāo穴突然像要被挤破似的痛苦,忙叫道︰“哎…

    哟…我的亲汉子,妹子的làang穴裂了…啊…破了…哥哥…饶了我…饶了xiāo穴吧!现在妹妹

    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慢慢的玩吧,别…别一下子把妹妹的xiāo穴插破了,我的亲汉子,亲

    哥哥,饶了小làang穴吧…”

    白茂於是停下凶猛的,亲吻叶氏冰冷嘴唇,手里不停揉着rǔ头,大ròu棒顶住穴

    芯子,慢慢磨动起来。

    叶氏粉腿高高地举着,她对入侵在自己体内的ròu棒,那种撑住涨着的滋味,真是又

    恨又爱,渐渐的,小làang穴又舒服得津津的流出yín水。

    白茂也感到大ròu棒在小làang穴里,已被yín水滑润着,有点松动之感,於是他就慢慢的

    抽出来。

    叶氏慌忙紧抱着白茂,她实在无法忍受大ròu棒抽出去的空虚。

    “亲哥…我要…我要…不要退出去…不要…”

    白茂再用力一插。

    “哎哟…插死人了…轻…轻点嘛…啊…”

    白茂不想太折磨叶氏,又开始扭动着屁股,叶氏被白茂弄干得酥、麻、痒、酸了,

    还仍然把ròu棒旋转,一边磨,一边用力往内插。

    叶氏忍受不了,又叫道︰“哎呀…好舒服…你这…会整人的死鬼…害人的…死鬼…

    害得人家…又痕痒又舒服…”

    白茂的大ròu棒,像椿捣般的挤磨揉迫。

    叶氏感到xiāo穴里的大ròu棒,像火棒似的,令她芳心震颤,灼烧着她,她呻吟着,乱

    哼道︰“啊…呀…你…弄死人…玩死人…我的大棒子哥哥…哎呀…太美了…太舒服了…

    呀…哎呀…”

    叶氏娇躯颤动着,发抖着,这是她毕生从来没受过的快感,太舒服了,太畅美了!

    “哥哥…妹子就给你…玩死了…啊…给你弄死了…心甘…情愿了…美死人了…”

    白茂想不到一个良家妇女,会如此的淫荡,刚才还在害怕,不肯就范,经过大ròu棒

    子一插,插得叶氏变了一个样,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於是,白茂也毫不客气,将祇剩下一寸多在外面的大ròu棒,猛地用力一插…

    “哎呀…呀…妹妹给你…插穿了…插死人了…弄死人了…”

    叶氏淫叫着,并又紧抱着白茂,娇躯不断地抽搐着,樱桃小口里的玉牙打战不已,

    然后全身瘫痪地挺在床上昏死过去了。

    白茂很高兴,因为总算把他的大ròu棒全根尽入叶氏的小làang穴里,并觉得叶氏的小浪

    穴内,好像有一张小嘴在吸吮若他的棒头似的,吮吸得他舒舒畅畅,美极了。

    不自自主的,他也呻吟了起来。

    “妹妹…想不到…你的xiāo穴…真美…美极了。”

    那是一种他从没受过的感受,好像魂儿渐渐的升空…渐渐地…往上升…

    叶氏又悠悠醒回,她也在颤抖,娇躯在扭摆,在迎凑,不住的淫哼︰“呀…哥哥…

    我不能…没有你…你的大ròu棒…真厉害…哎呀…我以后…会想死你了…”

    白茂得意说道︰“你刚才不是还不肯吗?不是说祇这一次吗?”

    “这么舒服,我不管了,反正插一次跟插一百次一样坏了我的名节,我以后任你弄

    干,任你玩好了!”

    白茂道︰“这可不行,你是有夫之妇,我怎么能经常和你玩。”

    叶氏忙说︰“那你刚才又玩了我?现在既然给你玩弄了,以后再玩还不是一样,何

    况我丈夫时常要上山采药,一去都要两三天才回家。”

    白茂笑说︰“我是在和你开玩笑,你那么美的小làang穴,我怎么舍得不插你?”

    白茂说着,心中有一征服女人的英雄感,顿时也高兴地将屁股翘起,连续两、三百

    下的大起大落,冲锋陷阵的起来了。

    “呀…哎呀…你…你要我命了”叶氏媚眼瞟了白茂一跟道︰“怎么…怎么这样凶…

    你插死…妹妹…呀…妹妹…受不了…受不了…我又要丢了…我美死了…”

    叶氏觉得她的身体像散开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侵袭着全身,浓浓的阴精,一

    阵一阵的往白茂的大ròu棒头子,猛然的冲去。

    白茂的大ròu棒头子,被叶氏的阵阵阴精涌来,也烫得舒适异常,赶忙运起了吸功,

    将棒头的猛然顶住叶氏穴芯子、不断的吸吮着叶氏的阴精。

    叶氏一丢了阴精,本来是舒服得紧搂着白茂,现在被白茂吸得阴精一阵泄了,再泄

    一阵,整个人也无力瘫痪在床上,脸色由红润的颜色转成灰白的颜色,像具死尸一般。

    白茂见目的达到,就抽出ròu棒,起身穿好衣服,和蓝萍双双的离去。( 清源古月 http://www.wanshuk.com/3_363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