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小说 > 清源古月 > 正文 《》L
    《清源古月》l

    古月山人并不知花姿娘娘用计,祇到想这是天假其便,可以公开的玩一玩春莺了,

    也好增加自已一份功力,好帮自己逃走。於是就指定春莺。

    其他女徒见没被古月山人选中,心中满不是滋味,看了古月山人一眼,扭身走了出

    去,春莺则暗自羞涩的低下了头。

    花姿娘娘说道︰“春莺,古月山人今天晚上到你床上去睡,你可要小心,因为他肉

    棒又粗又大,并且有的是床上功夫,女人给他弄干一次真是过足瘾,不过你一定得小心

    点,别把你插坏了xiāo穴,好了,去舒服吧,记住我的话。”

    花姿娘娘又对古月山人说道︰“我告诉你,春莺是我最小的徒弟,你可不许欺负她

    哦!你要是用收拾了她,可得小心我的làang穴,定叫你吃不消哦!”

    花姿娘娘吩咐完了,古月山人和春莺便走出了她的石室。

    一走出花姿娘娘的门口,古月山人就把春莺搂住。

    春莺也依在古月山人的怀中,任他摸乳抄阴,两人一路摸一路向春莺的卧室走去。

    进了春莺的石室,俩人宽衣解带,古月山人往床上一坐,一手把春莺拉到了怀里。

    春莺的肥屁股坐在古月山人的怀里,又扭又磨地对古月山人说道︰“心肝哥哥,是

    不是你去跟花姿娘娘说的,要同我睡一夜呀?”

    古月山人一手揉捏春莺的奶头儿,一边说道︰“不是的,是花姿娘娘今晚要出去,

    不能挨插,可是又偏偏把我逗得这么硬,才想到要我在你们几个女徒中选择一个。所以

    我就要了你,好妹妹,这也算是天赐良缘吧!”

    古月山人一边说着,一边就揉开了那对尖笋般的奶头儿,揉得春莺一阵打颤,娇媚

    的浪笑着,并故意扭着那大白屁股,把古月山人的一根大ròu棒夹在大腿中间,那ròu棒头

    子竟然露出在春莺的肥腿前面。

    春莺低头一看,吓了一跳,不由得双腿发抖,浪叫道︰“哥哥,怎么你的ròu棒这么

    大,这么粗,那不把妹妹插死才怪呢!”

    古月山人一听春莺如此一说,一阵哈哈怪笑说道︰“小làang穴,ròu棒愈大,插得你是

    愈舒服呀!等我用足功夫。好好的的插你一宵,真能让你舒服透了顶。”

    说着把春莺抱着向床上一倒,一对的男女在床上翻了起来。

    古月山人分开春莺的粉腿,祇见làang穴里绯红的嫩肉,夹得紧紧的,但已经有浪水流

    在穴口子上了。

    古月山人一根粗壮的大ròu棒,顶着了穴口儿,猛的插了下去!

    此时春莺祇觉得穴里涨得火烫的,大肉头子一下就顶到了穴芯子上。

    春莺被古月山人弄干得不由得娇喊起来︰“哎呀…大棒哥哥呀…我的…亲汉子…插

    得小妹妹…好美了…小làang穴爽爽了。”

    古月山人也觉得春莺的xiāo穴的确是很美很好,又就紧又窄,并且很浅,大ròu棒祇插

    下去不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顶到了穴芯子了。

    所以古月山人采用慢进快抽的法子,慢慢的插进去,等到顶到着穴芯子的时侯,让

    两个光头肉儿磨磨,之后再猛力抽出,把春莺肉腔的嫩皮儿也带了出来。

    这春莺的làang穴一挨到古月山人的大ròu棒椿捣,就娇哼浪词儿,什么哥哥、达达、汉

    子亲爹,全都叫出了口,并且一边叫,一边全身的浪肉乱动,连穴芯子都在抖颤。

    古月山人感觉春莺穴心子打颤的时侯,就猛抽ròu棒,那肉棱子,刮到穴腔子,春莺

    就是阵阵的酥麻,她娇浪喘哼,口口声叫道︰“大棒子哥哥,你真能干,插死我了,我

    快死了,亲汉子,我的亲爹,你把活人都快整死了!”

    古月山人一上手就这样出入了二.三百下,他想插出春莺这làang穴的阴精来,但是一

    直把大头子顶到子宫口,也没有凑效,他不知春莺事前被娘娘喂了药。

    此时,古月山人伏到春莺身上,顶紧了子宫口,想试一试ròu棒自伸自缩的功力,却

    不行了,祇得用的方法继续活动起来。

    春莺被古月山人的大头子磨得穴里的浪水直向外沖,并摇着头儿大叫︰“我的大肉

    棒哥哥…好汉子,làang穴…受不啊…好哥哥…饶了我吧!”

    古月山人把春莺的小腿扛到了肩上,捧着春莺的大白屁股,狂抽猛插小làang穴。

    春莺高声的求饶,古月山人祇觉一阵舒服,心想不妙,小làang穴乐的阴精还没有丢出

    来,自己倒要泄阳精了。

    於是,古月山人就忙抽回ròu棒,但是春莺却死死按住了古月山人的屁股,还揪住他

    的卯蛋儿不放。

    古月山人的阳精射出来,溅在春莺的xiāo穴心子里,又浓又热,烫得春莺舒服无比,

    几乎要昏死过去,春莺想用内功,却不知因为太爽了,还是功夫不够,始终没有办法以

    阳补阴,自己己也被那热暖阳精烫出了阴精,两个人同时欲仙欲死,一动也不能动了!

    春莺从来没有这样高兴,但心中又一阵恐惧,高兴的是古月山人的ròu棒,的确很管

    用,的确能解瘾,恐惧的是没有能做到花姿娘娘吩咐的事。

    明天的处罚,真不知该有多么利害,她不禁又想到被“浑元掌”功打中时的,

    那女徒的澎涨.暴涨,直至嫩皮暴破,血肉横飞的死状!

    春莺战战竞竞地想再打起勇气,却因为已经丢了阴精,无气可打。

    於是和古月山人相搂相抱,情言情语的说起话来。

    两人这一谈起,不由得把各人心事都吐露了出来。

    古月山人听见春莺怕被娘娘处罚,也就借势连哄带劝的,使春莺死心蹋地去为他偷

    取“散功丸”的解药。

    次日夜晚,春莺偷解药得手,两人漏夜双双偷偷逃出了花姿娘娘的洞府。

    离开花姿娘娘的洞府廿里有余。古月山人怕有追兵来到脱不了身,於是服下解药,

    那知服药之后,浑身如火焚烧,原来此药是花姿娘娘和古月山人兴云布雨时所下,解除

    时也需在男女交媾之时进行。

    春莺自告奋勇与古月山人合藉双修,当下二人在大树下,青石上脱光衣物,合体交

    媾起来。

    解药入口,古月山人当场恢複采捕功能,这解药必须有女人将花姿娘娘注入他经脉

    中的内力吸尽,方能彻底解毒。

    古月山人先行释功,这时的春莺得益不小,花姿娘娘注入的内力连同古月山人本身

    的被压抑的武功,几乎被春莺吸清。

    春莺这时得到宏厚的内功修为,如果就此而止,春莺将是江湖上顶尖武林高手,但

    她必须把内功交还古月山人,否则古月山人变成功力尽丧,无异武功被废一样。

    在古月山人将本身内功回吸到七成时,突然树林里传来一女声︰“在这里了!”

    说时迟,那时快,刹能间有两条娇小的身影掠至,并出掌攻击过来。

    古月山人和春莺不把正在交媾的身体拆分开,迎击这冷不防的突袭。

    春莺正在被吸精的状态,一分开立即昏死过去,但古月山人已经吸回七成内功,此

    时威力非同小可,祇见他以闪电般的身法,在两个来人身边兜出个“8”字,两个偷袭

    者已经被点中着数处穴道而倒地不动。

    古月山人见春莺一时间不会醒转过来,自己刚才的回吸已被打断,祇得回七成内功

    修为,心里十分恼火,单手提起其中一个被点倒的女子仔细一看,竟是花姿娘娘曾经叫

    来任他挑选的女徒其中之一。

    於是古月山人三两下手就把手上的女人脱个精赤溜光,然后把她按在青石头上,不

    问青红皂白就把粗硬的大ròu棒往这女子的玉门一插而入,然后解开她的哑穴,想欣赏她

    的淫声浪语,但此女却是一声不响。

    花姿娘娘的女弟子在疼痛中睁大着眼睛,对自己的玉户被古月山人粗硬的大ròu棒逼

    迫撑开,显得无可奈何,她祇觉得ròu洞欲裂,快感渐至,闷声不响中,已经被古月山人

    吸尽阴精现出原形,原来是一只白色的壁虎。

    古月山人再向另一个突袭者下手,原来这女子都是花姿娘娘的女弟子,古月山人扯

    掉她的下裳之后,也插入她的玉门吸取阴精。

    古月山人被这两偷袭者打断合籍双修,失去三成功力,心中非常恼怒,非把这些妖

    精吸至现形为止,眼见这如花似玉的女子又不知变成何等物件了。

    就在这时,春莺悠悠醒来,见到古月山人涨大了一根粗大的吸管在女子的玉户之中

    采补,不久大惊失色,连忙说道︰“哥哥,那是我师姐啊!你可以放过她吗?”

    古月山人连忙收功,移身扶起春莺,关心地问道︰“妹妹醒了,觉得如何?”

    春莺幽幽说道︰“我没事,你留在我体内的功力,已经使我内功大增,祇是,妹妹

    想求你,放过我这位姐妹吧!”

    古月山人指着青石上白色的壁虎说道︰“已经迟了,方才另一位,已经被我吸至现

    出原形!”

    春莺一听,也顾不得自己赤身,连忙过去,单掌抚着壁虎,吸气行功。

    不一会儿工夫,那壁虎果然又成少女人形,赤条条坐在青石上,对春莺说道︰“多

    谢春莺妹妹不怪为姐的不仁,实在我们奉令追捕古月山人和你时,娘娘怕我们也趁机逃

    走,已经对我们施行“浑元”掌功,如果两个时辰内不回去,掌功将发作而死,如今我

    们被吸乾阴精,失去抵御能力,不到两个时辰内就会发作了!”

    说毕,祇见坐在青石上的裸女,渐渐变大,并喷出奶汁,少女似乎很痛苦,双

    手拼命挤奶,但无济於事,那两个庞大的暴涨至大无可大,终於“卜”一声爆炸,

    血肉四溅,死状十分淒惨可怖。

    春莺还来不及伤心,另一名坐在草地上的女子,已经坐立不安,原来她的下裳

    无遮之下,大白屁股正在膨涨,转眼间,两片雪白屁股变得通红,终於肌肤爆破而死。

    古月山人劈掌掘坑,替春莺掩埋好师姐的尸体后,俩人携手向清源山急奔而去…( 清源古月 http://www.wanshuk.com/3_363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