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小说 > 清源古月 > 正文 《》D
    《清源古月》d

    古月山人一翻身,把女子翻住了床上,然后用力向外一拔ròu棒,向站在旁边的两个

    女子说道:“把她抬出去吧!”

    两个女子,抬着被弄干得奄奄一息的女子走了出去。

    碧翠忙问道︰“她是否被你弄死了?”

    古月山人笑一笑,说道:“现在是被弄死了,不过放在床上睡上一、两个时辰,就

    会慢慢的苏醒过来、复活过来的。”

    古月山人一面说着,一面向碧翠身边的胖女人招了招手。

    这胖女子走进床边,一边仰面睡在床上,这身肥肉,刚一睡下,就在颤抖了。

    古月山人的手,在那对肥奶上,揉着,捏着,向肥女子道︰“làang穴,大概有三、四

    天没有玩你了,你浪得难过吗?”

    “嗯…亲哥,làang穴这几天浪极了。亲哥哥,狠狠的弄干肥làang穴吧!啊…我的大ròu棒

    哥哥呀!”女子伸手去摸古月山人的ròu棒。

    可是才一摸上手,就放开了,吓得脸都变得泛白,忙说︰“亲汉子,可怜làang穴吧!

    原来你是要收拾我,亲达达,làang穴受不了,可怜可怜肥làang穴吧!”

    碧翠见这个胖女子,一上手像是浪得利害,好像马上不入她,她就要浪死了似的,

    可是为什么刚一摸到ròu棒,就变成了这个样呢?大概是ròu棒上有什么特别的情况了。

    想到这里,也就站了起来,一眼朝古月山人的ròu棒望去。

    啊!不得了,无怪这胖女子吓得叫起来哩!原来是古月山人那根ròu棒,用内功涨到

    足有一尺长,粗得像罐装可乐那么粗!(以今喻古)还一跳一跳的吓人,简直不像是人

    的ròu棒,完全像根驴的ròu棒。

    碧翠见了古月山人如此粗长的ròu棒,也吓得叫出了口︰“哎呀!”

    古月山人压到了胖女子身上,胖女子吓得直叫︰“好哥哥,饶了妹妹,缩缩小那棍

    ròu棒,这样插下去,肥làang穴马上就要死了!”

    可是,古月山人却不管胖女子的死活,把她两条肥腿一分,ròu棒头子放在穴口上,

    向胖女子说道︰“浪一点!快叫我弄干你!”

    胖女子连忙换上一脸浪相,半喘半哼的叫道︰“大ròu棒哥哥,玩小làang穴的亲达达,

    慢点儿插啦!插入我这肥làang穴吧!”

    古月山人顺着胖女子的浪叫声,随即慢慢的往穴里顶,但祇见胖女子一边叫着,一

    边皱眉咬牙的那股受不住、挨不起的浪劲儿,终於一身肥肉都颤抖了起来。

    碧翠定睛一看,原来是古月山人那根大ròu棒已经插进去了一半了。

    胖女子的穴芯子被顶住了,急叫一声︰“好汉子,穴芯子受不了啦!”

    古月山人此时的大ròu棒向外一抽,跟着又抽送起来。

    祇见胖女子叫不出口,祇是低哼、呻吟,一身肥肉,连抖带颤,眉儿紧皱,牙儿紧

    咬,两只腿直蹬,是酸、是麻、是痛,祗有她自己才知道。

    但正当胖女子欲生欲死的情形下,古月山人猛一顶进,近尺长的一根ròu棒,整根都

    插入那她肥穴里。

    胖女子两眼一翻,呻吟得祇剩一丝游气,浪阴精向外猛流。

    但是古月山人却不叫她流,而在肥屁股上,用指甲一捏。

    胖女子顿时直着嗓子叫了一声︰“哎呀”,当场苏醒了遇来。

    古月山人看着胖女子痛苦的张开眼,然后问道︰“làang穴,美不美?”

    “亲爹,làang穴痛都痛死了,还有什么美呢?”

    古月山人哈哈一笑,稍微缩小了一点ròu棒。

    胖女子才舒了一口气,一脸淫浪的笑了说︰“亲哥,小làang穴现在才真美呢!”

    胖女子一边说着,一边扭晃起了肥屁股,拿穴芯子磨那ròu棒头子,浪哼道︰“亲达

    达,这样多好,浪妹子给你晃、晃、晃,妹妹的xiāo穴芯儿。亲达达,你的大ròu棒头子美

    不美?”

    古月山人微微的笑了一笑,把手在肥屁股上摸着,往回抽ròu棒,再狠狠的插下去,

    这回胖女子可没有那浪样子了。

    祇见这浪女子,全身发抖,一身肥肉,抖得那么利害,张着嘴,祇在喘气的叫着︰

    “啊…啊…痛死人了…亲哥…饶…饶…”

    原来这古月山人在猛抽狠插,玩得那浪货摇头晃脑,那xiāo穴火热热的,被涨得气都

    喘不出口,祇得浪浪的求饶。

    但是古月山人那肯饶了这肥làang穴,他顶着穴芯子一阵猛转,转得这làang穴,阴精像开

    闸似的往外流。

    这时古月山人却向碧翠说︰“来,娥儿,你来看看这小làang穴丢精。”

    碧翠走近床边一看,这胖女子的脸一阵阵的转颜色,先是红,再是白,然后转成灰

    色,终於一脸发青,眼圈漆黑,立刻陷了下去。

    古月山人对碧翠说道︰“现在是这小làang穴的阴在补我的阳了。你看一看,她丢出这

    么多精,可是你看,这làang穴是乾巴巴的。”

    说着的时候,古月山人抬起女子一条肥腿,让碧翠看得清楚。

    碧翠一看,吓了一跳,原来古月山人的ròu棒,粗得犹如手腕,涨得女子的肥穴,满

    到无法再满。那根ròu棒还在一涨一缩,而肥穴是红红的穴肉儿翻着,一点浪水阴精都没

    有,的确都被古月山人吸收过去,怪不得女子脸上一时时的在变颜色,直到昏死过去。

    碧翠看了这女子的情形,非但没有引起性的情趣,反而吓得一瞪口呆,心想,师父

    的本事真是太不得了啦!假如是用这些功夫在自已的身上,那真是有死无活了。

    再看看胖女子祇剩一丝丝游息了,可是古月山人却在胖女子的屁股上“叭、叭”的

    打了两下,那胖女子祇是眼皮微动了两动,似乎想张开来,但是,眼皮连睁开来的力量

    都没有了。

    碧翠不由得一阵心软,向古月山人说︰“师父,她死了,别打她了。”

    古月山人哈哈的一阵大笑,看了胖女子一眼,然后拔出ròu棒,向那两个女子招了招

    手,两个女子忙跑过来,又把这已经被玩死了的胖女人,也抬到另一张床上,和先前玩

    死的女子一同放在床上,

    古月山人就是这样在女子身上采补,碧翠却看得心惊肉跳。

    紧跟着,古月山人又拉过一个女子,碧翠简直不敢再看了,但是古月山人却偏在叫

    着她说︰“喂!翠儿,你看,这小làang穴是好特别的浪货哩!”

    碧翠一看这个女子的确是浪得利害,她那yín穴的浪水儿,早把两腿的腿根都给流湿

    了。

    古月山人拉起那女子一条腿,使那làang穴清楚现在碧翠的眼前。

    原来这女子xiāo穴唇儿,还一张一合的在动。

    古月山人见此情况,哈哈一笑,把整根ròu棒猛地插了进去。

    女子皱了皱眉,几乎有一点受不住那阵痛似的,但紧跟着却浪了起来,大声叫道︰

    “哥哥,妹妹的xiāo穴可舒服了…亲哥…使劲插吧…用劲…让妹妹的穴…美一美…”

    女子口中哼着,那雪白屁股扭了起来,扭那么快,那么急,真像是全身都在美快似

    的,令碧翠看得真有点呆了。

    此时这女子的美快劲,软瘫在床上,祇剩了一丝气。

    原来这女子虽然是很浪,但是时间不能持久,那xiāo穴里显已经在丢着阴精了。

    古月山人也已经用了他的吸阴功夫在吸着这làang穴流的阴清,所以这女子的脸上也是

    一阵阵的变色,直到昏死过去。

    古月山人把这女子入死之后,却没有叫人来抬了,而是自已一手就把那女子夹了起

    来,放在那张床上,顿时这屋里睡着三个被古月山人玩死的女子。

    这时除了古月山人之外,祇有碧翠和另外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是知道自已要被玩死,己在眼前了,心里是有点怕,但又明知道无法避免

    的事,所以不等古月山人招呼她,自已就自动的走近了那张床,瞟着媚眼儿,娇声娇气

    的向古月山人说道︰“亲达达,要收舍làang穴了吧?嗯…亲达达…嗯…受不了啊!”

    古月山人把这女子一拉,就倒在床上了。

    古月山人侧身睡下,说道︰“làang穴,达达今天便宜便宜你,来给你亲爹爹舔舔屁眼

    儿。”说着,侧身把上面的一条腿抬起来。

    这女子千娇百媚的,斜在了床上,伸出了香舌儿,把舌尖慢慢的舔在古月山人的屁

    眼儿上,沿着屁眼儿转,转得古月山人一阵阵的舒服,

    女子也扭转着屁股,扭扭摆摆的特别显着一股浪劲儿,不由得的一阵浪水沖出来,

    浪得有点难受,xiāo穴里真像蚂蚁在爬,祇是觉得痒,痒得非常难过,因此那白屁股,就

    不由自主的筛得更利害了,舌尖儿也舔得特别的快。

    古月山人感到一阵舒服,猛一翻腿,把女子的头,夹在裤裆下。

    那女子“啊…啊!”的哼着,古月山人却仰面朝天的睡正了,然后把女子往身上一

    拉,那女子便伏在了古月山人的身上。

    女子分开了一双粉腿,那浪得要命的làang穴,像是得了活宝似的,用力往下一套,套

    住了古月山人那根又粗又硬的ròu棒,就是一阵上下的狠套。

    穴芯子被ròu棒头子磨得一阵阵的发着酥麻,一身浪肉也一阵阵的发着抖颤,阴精不

    自主的往下流。

    古月山人却用着内功,吸收着这女子的阴精,古月山人的的脸上慢慢发红,青春的

    颜色充满了整个的脸,一双眼睛发出精锐的光彩,而女子反而一阵白,祇剩下了呻吟和

    喘吁。

    她想抬起白屁股,吐出那大ròu棒,但是古月山人却用手按往了那白屁股,揉着那大

    白屁股的浪肉儿,微微的笑着,眼看着浪在身上的女子昏死过去。

    古月山人的手,在白屁股上用力一捏,捏得女子没有了反应,才把女子推下了身,

    走下了床,拉着碧翠说道︰“这就是采阴补阳,你看清楚了吧!”

    碧翠随着古月山人走出这屋子,一面回答道︰“看清楚了,可是,这多么可怕呀!

    我看这几个女子一个个的死去,你可真忍心吗?”

    古月山人把碧翠往怀里一搂说道︰“傻女人,这样死去,才舒服呢!并且祇要睡过

    一夜,就能恢複了原气,làang穴,想不想我也采一回你的阴呢?”

    碧翠立刻吓得发抖说︰“不,不,我可受不了。”( 清源古月 http://www.wanshuk.com/3_363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