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小说 > 覆雨翻云风流传 > 正文 〖第五卷:京中艳事〗 第126章 插服恶妻
    早已忍不住挑逗而呻吟的虚夜月撒娇地道:“哦~也不可!”

    我笑道:“那看看一个媚骨艳相的月儿,能抵挡为夫多少次攻势才支持不了而求饶?”

    虚夜月最可爱的弱点,便是比普通女子更受不了我魔媚的挑逗,故我不怕她有多凶恶;但当然,若非我超级能干,能满足她之余还有很多很多,连我也不知还有几多的余力对其她女子,否则定是灯蛾扑火般在找死。

    在客房内,当虚夜月看到我中发出异光的雄伟身躯,特别是潜藏异能的那儿,双眼看得发亮的她便立时着迷,满脸之色,心跳及呼吸加速,半惊半喜中道:“为何你竟会变得如此吸引好看?”

    我笑道:“为夫只要干越多,道越增,便自然如此,月儿喜欢吗?”

    在我轻易地脱下虚夜月身上的男装,露出她那比柔柔三女更胜的动人娇躯时,之前与三女只是开端的,便全部投入她这如同九曲十三弯的诱人媚道之内,一下又一下的尽情大力深插至尽!

    今次虚夜月故意只作被动留力,希望自己别太快便支持不了,可是这对我来说真有用吗?当我大力了一会,看到这天生媚骨艳相的虚夜月确是不简单,竟能完全承受而且还非常享受,我便使出“魔种相继不死插”以肉眼难辨是插还是抽的速度,向她的媚道内强烈连环猛轰!

    事实上这招是为对付魔女而创,连有双修大法护阴的白素香也受不了,虚夜月虽有比一般青楼姑娘强的媚骨,又如何承受得了?而我自己在她这条一时扭曲,一时抽搐的媚道内极快速,产生出非一般的磨擦快感而想射之际,我记起修练魔种是不会使女子受孕,便运上战神图录的“长生未散”使生命精华不被魔种吸收作为练精化气,无穷无尽的生命便全部射进了她媚道的最深之处!

    被剧烈刺激而辗转不停扭动并尖叫的虚夜月,感到我喷出热烫的后以为完了而呼出一口气,可是我却不让她再有喘气的机会,便再一次使出极速冲刺,今次由于有大量润滑,的速度比刚才更快,快得常人的肉眼可能看不到有移动一般,而随着连续不断发出的“啪……啪……”

    撞击之声,只见从接合之处不停四溅,整张大床与附近的墙壁也沾了不少。

    瞬间已被我了二千多下再加三千多下,而差点在兴奋中叫破喉咙的虚夜月,说什幺也想不到我强至如此,自己竟在好象经历了极长时间,但却明知应该是极短的时间便受不了,在混乱中勉强沙哑地叫:“停!”

    我便停止的狂抽,只是深深地留在她的媚道之内,笑道:“为夫原本打算与月儿大干一百回合以上,现在第二回合还未结束便停?”

    喘气不休而没法说话的虚夜月,胸口高挺的双峰在不停深呼吸中,一波又一波地起伏不止,我便用双手的指尖,捏揉着她的娇嫩的,而则以极慢的速度在她的媚道内像抓痒般蠕动。

    一会后虚夜月终于回复了说话的能力,娇嗲地道:“唔~你能否像这样温柔一点待月儿,不要刚才这般粗暴好嘛?”

    我笑道:“为夫岂敢不从命?”

    便全身把她紧紧拥抱,并运起魔十指功的“瘙”十成功力!从全身包括传往虚夜月身体各处包括媚道,我的十成功力是如何强劲?她立即有如万虫万蚁爬上身般,极为难受之至,全身如疯似癫地猛力摇摆挣扎,拚命地想推开我,但试问我岂会被她推开?

    忍受不了全身瘙痒的虚夜月立即叫道:“停!”

    我虽停止再发功增加刺激虚夜月,可是现在她体内瘙痒的感觉并无退减,我对着全身肌肤布满红霞的她道:“又怎幺了?”

    香汗淋漓的虚夜月只懂吶吶地道:“你……你……”

    我笑道:“现在月儿想我继续温柔,或是离开,又或帮你好好止痒?但止痒的过程难免要粗暴点。”

    全身瘙痒难耐的虚夜月,嘟起小嘴道:“死韩柏,快为月儿止痒吧!”

    我一方面全身运起魔十指功的“水”使虚夜月犹如身处水中,清凉的感觉慢慢遍布全身,瘙痕的感觉慢慢减退,另一方面我再次使出魔种相继不死插,使她在被中产生强烈痛快的感觉,忘却所有余下的瘙痒感。

    过不多久我已快速地了三千多下,感到非常畅快,便再一次运上长生未散,在虚夜月的媚道最深处内,又一次喷射出充满生命力的精华。

    退后的虚夜月已全身乏力,但感到我两次完事后全没有缩细及退出之意,反而又再开始起来,立即惊道:“停!你……”

    我只好停止再,不过双手却轻抚全身汗水的虚夜月,笑道:“现在开始第三回合,月儿想我温柔些还是粗暴些?为夫还有很多花款及本领未使呢,月儿要否现在一一尝试?”

    虚夜月咬一咬下唇,叹道:“唉,月儿投降吧,我已受不了,你去找你的柔柔及朝霞好了,现在月儿需在此好好休息。”

    我笑道:“可是为夫舍不得离开月儿,不如让她们二女进来,一位好好服侍月儿清理,另一位为月儿抵挡为夫一两个回合,让月儿休息一会我们再来多几次如何?”

    事实上虚夜月当然不想有其她女子在旁,可是现在全身是汗,满是精又全身乏力的她,那会不想立即有人好好服侍自己清洗?于是便微一点头。

    我用精神传音给柔柔与朝霞,低声道:“柔柔与朝霞快进房来服侍月儿清洗。”

    本已闭上双目的虚夜月立时张开双眼,因她明明听出这不是千里传音的功夫,只像是在她身旁低声说话而已,不过一瞬间她已对我的本事见怪不怪,再闭上一双迷蒙的美目休息。

    不一会柔柔与朝霞便带着一盛水之木盆进来,我知柔柔除了擅长服侍男子更擅于服侍女子,而朝霞对女子便不行了,否则之前也不会被陈令方的众妻妾排斥;于是便让月儿躺在床上,再由柔柔在床边服侍她清洗。

    当我把朝霞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脱下,同时亦使她身上的欲火再度燃起,只见柔柔一边为虚夜月温柔细心地抹去身上的香汗,一边用熟练的手法为她按摩推拿,使本来还在介意的月儿慢慢放松,并享受这种在舒服中可以消除疲劳的按摩;若论能使女子兴奋的手法,柔柔当然远不及我,可是这种使女子消除疲劳又舒畅的手法,我却不及非常清楚女性身体构造与感受的柔柔。

    我抱起的朝霞跳上床的内侧,一边用及左手去满足她,另一边用右手学着柔柔的按摩推拿手法,与柔柔一起服侍虚夜月,而柔柔有空便脱去自己身上阻碍的衣裳。

    我用大插了朝霞的一会,便把她双腿抬起屈向她胸前,示意朝霞自己抱着双腿,让尽量向上,然后大改,左手的指棒插进她,之后运起对双齐插有奇效的三修大法,立使朝霞感受到一生从未试过的极度之中。

    本正闭目享受被按摩推拿中的虚夜月,此时感觉身边不停摇摆抽搐的朝霞情况极异,好奇地张开双眼察看,见我正用大插在朝霞,同时指棒插阴甚觉奇怪。

    我自己在受三修大法及双齐插的刺激之下,畅快地在朝霞内喷出,之后拔出手指,只单用大继续在朝霞的内,并向虚夜月笑道:“月儿是否要尝试为夫这招双齐插?让我同时插在月儿后面的月儿,会非常舒服的呢,妳看看朝霞刚才是如何迭起,便知那是多幺快乐。”

    虚夜月斩钉截铁地大叫:“不要!那儿怎幺可以?”

    事实上虚夜月的又岂及她的媚道好插?她不肯我亦无谓勉强,我改用大插在朝霞的,对于像朝霞般的女子,我最喜欢便是在她两个来回穿插;我右手抚揉月儿的,笑道:“月儿不想便不插月儿后便的月儿,那我们现在再来几次如何?”

    虚夜月叹了一口气道:“唉,你这人怎幺好象有无穷无尽的精力,永不遏止般?”

    在旁的柔柔亦显得非常留意在听,而在床上一旁的朝霞已在被我插得死去活来中,相信已没法听到我们的对话。

    此际:房中三女干不停,道真理是什幺?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柔柔绝技”( 覆雨翻云风流传 http://www.wanshuk.com/3_3599/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