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小说 > 覆雨翻云风流传 > 正文 〖第五卷:京中艳事〗 第123章 重遇三女
    庄节叹道:“唉,素冬之言我岂会不知?我们多观察几天,同时亦看小燕王是否介意霜儿昨晚之事,只要他能坚持,相信燕王亦希望我们全力助他继承大业,只要霜儿能诞下子嗣,到时即使小燕王真的无福消受也不紧要,此事我们并不急于一时决定。”

    叶素冬笑道:“还是师兄高见,韩柏那边我们就拖着吧。”

    之后他们二人再商讨在此形势下派内之事,我当然没有兴趣费精神再窃听下去,看来庄节这头老狐狸始终不愿让女儿嫁我,只想她成为将来的皇后;而他们二人只从西宁派的利益角度来考虑庄青霜之婚事,而无视她刚才明显对我有意,使我对西宁派极为反感,一于不娶她算了,反正我身边的美女已不少。

    哈哈,不娶庄青霜当然只是说笑,但需如何才可?其中一个问题在那个小燕王“猪”高炽身上,我必须比他快才可,否则事情可能有变,老狐狸想找只猪为婿,只猪又有意娶老狐狸之女;唔……有了,其实我根本不需顾虑庄节的意愿,一于明天求皇上下旨赐婚,以换杀连宽之功该没有问题吧?而庄节方面难道敢抗旨?至于庄青霜这个无权决定自己婚事的可怜女子,待今晚再进入她梦中增进感情……嘿嘿,反正现在我体内的精气神也太多了,整晚元神出窍也肯定无问题。

    在我决定后,心知再留在西宁道场也是浪费时间,便向沙天放说要离开,而对他留我多一会的说话也不理了。

    当我在门外骑上灰儿,让它慢跑离开,见现在还未到黄昏,心想是否该先回客栈找白素香干至她无力应付,然后再找一所青楼或花舫大干连场,夜些肯定需回鬼王府找月儿,而她那七娘会否找我?又不知邢媛是否在京?估计朱元璋需时间部署才会对付楞严,现在找邢媛再续前缘也应该可以;而薜明玉来京该再作案才对,我是否该再扮他……

    正当我还考虑现在该往何处时,叶素冬突然追出来道:“忠勤伯且慢。”

    我停马问道:“不知叶统领有何吩咐?”

    叶素冬微笑道:“本将岂敢吩咐?关于青霜侄女之事,相信近日便有好消息告知,而陈令方该已在金水河旁,多年前的旧宅内,不如让本将陪同前往如何?”

    想起与柔柔、朝霞、左诗及范良极等分隔已快将五天,便决定还是先探望她们并好好安慰,此时突然有两位御林军快马奔来,向我们行礼之后道:“皇上有要事请大统领入宫见驾。”

    于是我便道:“叶统领公务繁重,只需指点方向路径便可。”

    叶素冬感到我对他未能落实庄青霜之事略有不满之意,在皮笑肉不笑下解释几句,便指点我方向路径。

    我单人匹马,与灰儿来到金水河旁,只见时近黄昏,太阳该还有一个时辰多才下山,夕阳金光映照河上,此河名为金水河在此时确是适合。

    以我的感应,很易便找到陈令方的旧宅,发现在屋外有几个监视者,但当我的杀气传向他们,便很快全部自动消失了。

    陈令方的旧宅是座八合院式的建筑物,比一般的楼房大得多,但比之整座山的鬼王府及西宁道场当然是小巫见大巫,虽然看上有点旧,可是仍保持得不错,看来他虽被罢官多年,仍一心希望能复官,故一直派人打理这里;我感到屋内外除了三女及陈令方,还有范豹及不少怒蛟帮众作守卫,而陈令方亦请来不少护院,但老贼头范良极却不在,相信是去了偷东西。

    我对守门的怒蛟帮众道:“在下韩柏,是陈公的好友。”

    虽然我说话的声音不大,可是屋内众人也能清楚听到传音。

    怒蛟帮的守卫当然清楚我是谁,而看到我超凡的气质,当然知道是没法假冒的,不禁流露出敬佩非常的神色,当中更有人立即下跪;事实上我在双修府战败一众高手,亦对怒蛟帮被围攻一事影响极大,除了使双方士气产生不同的大变,亦使如湘水帮等门派由协助屠蛟小组,改为加入丹青联盟对付魔师宫,无形中帮了怒蛟帮一个大忙。

    当我落马步入宅内,自有人为我牵马,而宅内最快出迎的,便是轻功根基不差的柔柔,当她看到我立时一呆,心中一剎那已闪过百般感受:“最初见公子时只觉他英俊雄伟又气概非凡,还带点孩子的纯真,世上再没有比他更好看的男子,使柔柔对他一见倾心;后在武昌陈府的地洞里他又增添了难以形容的特别吸引力,与他初次欢交更使柔柔,没法控制自己,自知今生不可能没有他;之后在船上他除了吸引力再增加几分,还多出了一种如黑道霸主的英雄气慨,差点便可比上浪大侠般,那知现在竟变得如仙般超凡入圣,但却没有半点高高在上的感觉,反而更使柔柔想完全投进他的怀抱。”

    柔柔一呆之后便向我飞扑过来,依偎在我怀中立即感到被抱拥已很满足,之后出迎的范豹见我与官船别后几天便气质大变,感到讶异,又不禁生出敬佩之心,友善地向我问好。

    当我抱着驯如小绵羊的柔柔进入宅内大厅,朝霞、左诗及陈令方已分别出迎;其中没有武功的朝霞与左诗,感应虽远不及柔柔与范豹,亦同时一呆,二女均是几天前被我勾起爱欲的久旷怨妇,自然被我深深吸引;精于相学的陈方令,好奇地以充满疑问的神情望向我,当然是由于我在境界及心境异变,所谓相由心生,有诸于内形诸于外,面相亦同时生出了变化之故。

    其中朝霞心想:“不知是否这几天来妾身时刻也想念相公,特别是午夜梦回之际,现在再见,明知他是相公,可是感觉却与之前不同,但有什幺分别实在说不出,只希望与柔柔交换位置,立即投进相公怀抱。”

    左诗则心道:“这几天来与浪大哥及柏弟别后,诗儿便常想念他们二人,其中虽以柏弟那没法形容的魅力最吸引,有时像个孩童有时又像个情场高手,间中又有大侠的风范,但诗儿心中总有浪大哥那自然潇洒又亲切的印象存在,可是此刻再见柏弟,他不但魅力再增,还多了一种连浪大哥也没法可比的超自然力,现在诗儿心中好象只得他一个。”

    随着朝霞与左诗分别来到我左右,柔柔不好意思独霸我的怀抱而落地,之后我便张开双手拥抱三女,她们虽然像有千言万语想说,可是这刻重会,在此情此境下却是说不出话来。

    陈令方笑道:“恭喜韩兄弟今早被皇上封为忠勤伯,更成为皇上身边的大红人,而韩兄弟的奇相更越来越奇,好象已超出了相书的记载。”

    我笑道:“陈公果然消息灵通,我们是自己人无需客气,现在小弟想借一房间好好安慰三女,之后再与陈公详谈好吗?”

    之后我对三女道:“我们一边干,一边谈如何?”

    三女也心想被我干时如何还可说话?不过其中柔柔及朝霞与我久别数天当然极为愿意,而左诗虽有点害羞不想,可是却没法说出不愿意;至于陈令方只是微笑道:“请便。”

    我们四人在拉拉扯扯、左拥右抱、亲亲吻吻、揸揸摸摸的情况下,由朝霞带路来到西厢别苑,原来以前陈令方从青楼中娶了朝霞为妾,便是安排她入住西厢之内,被罢官之后便搬往武昌,今天回京便安排三女暂时同住西厢。

    当我们来到西厢别苑的客厅时,三女已是红霞满脸,出水;我们四人八手齐施下,在进入厢房内大家的衣衫均已落地,当她们三女看到我雄伟的身躯上,皮肤散发出对女子有如实质的精神吸引力,特别是看到三女各具美态的娇躯而充血半硬的那儿,也不约而同发出内心的赞叹:“天呀,世上竟有如何吸引之物?数天别前在船上,他这雄伟的身躯已非常吸引,可是现在不知是否我眼花?这身躯特别是那处竟发出无比吸引的异光?一看到便使人兴奋不已。”

    看得如痴似醉的柔柔与朝霞二女,在有一点迷糊又陶醉下使出浑身解数,久经训练床上功的她们两双热唇加上灵活的丁香小舌不停向我身体各处吻吮舔扫,四只纤巧的玉手不停在我各处挑弄抚搓缠绕轻拍,同时她们亦懂得用身体上丰满的向我挤压磨擦。

    此际:重遇三女立欢好,今次又该如何干?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五齐插”( 覆雨翻云风流传 http://www.wanshuk.com/3_3599/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