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小说 > 覆雨翻云风流传 > 正文 〖第三卷:双修风云〗 第065章 天魔十策
    遇上床上仙技,我立即还以颜色用三重双修大法从ròu棒顶去,而我双手则用带有三重双修大法的指棒,再次插进紫纱妃与黄纱妃的阴穴之内。

    很快,在我身上及左右的三女也支持不住,发出震耳欲聋的呻吟叫声,而我自己也如冲上九宵云外,一浪接一浪的快感,使我一箭一箭的激射!

    还在床上,我已感到远在厅中有两位高手,可是他们也均受了内伤,其中一人主练双修大法,另一人竟练有少林武功及双修大法,而使我想起当日在武昌追受伤的里赤媚之高手,我对谷姿仙道:“岳父及岳母也受了伤。”

    我轻轻地点了二妃的昏睡穴,此时情况未明还是让她们昏睡比较妥当我与谷姿仙虽全身是汗,也只随意擦拭几下便快速穿衣出外,我感到厅中还有白素香、谭冬、赵岳与年怜丹,不知发生什么事?

    此时:岳父岳母齐到来,不知伤势有多重?

    一进厅内,我已取出半支高丽人参交给玲珑,道:“这高丽人参是治伤补气的灵药,快拿去磨粉再用热水开。”

    玲珑立即乖巧照办。

    只见双修夫人清丽的俏脸上轮廓分明,鼻梁特别高挺,双目澄蓝深邃,配着淡素的尼服,不但不觉半分衰老,却多了一种成熟高贵风韵,只像谷姿仙的姐姐,我知这是练双修大法而青春常驻之效,而她身上发出双修大法独有的魅力,姿容之美,比之我初见的谷姿仙也只略差一些,比现在的白素香还更胜上一级。

    而另一人竟是一位超尘脱俗的白衣高僧,我心中奇怪,难道谷姿仙的父母竟是一僧一尼?不过此时有年怜丹在旁不方便说话。

    双修夫人先吩咐:“赵岳,你押年怜丹去好好看守;谭总管,你再多派人在附近监视。”

    谷姿仙向我细声简述她父亲不舍大师及母亲谷凝清,二人间的复杂关系,多年前谷凝清爱上厉若海,但选了本是和尚的许宗道练双修大法,可是功成后许宗道立即离开重返少林,改法号不舍。

    待谭总管等人离开后,刚好玲珑拿来高丽参水,我与谷姿仙便以此代茶敬岳父岳母,我跟谷姿仙下跪行礼,白素香与玲珑也一起下跪,谷姿仙向谷凝清说明我们的关系,事实上,谷姿仙已是继承了话事权更是双修府有史以来的第一高手,而我救助了双修府还拿下了年怜丹有大功,谷凝清当然没有异议,更何况现在白素香的武功已在她之上,连玲珑也不在她之下,有此两高手帮助复国,当然更好。

    行礼后,谷凝清道:“想不到双修大法到姿仙你这一代,会有如此突破性发展,当我看到素香与玲珑已大吃一惊,贤婿你做得很好,现在年怜丹也落入我们手里,我们复国的大计可以尽快进行。”

    谷姿仙关心地问:“爹和娘发生什么事?现在伤势如何?”

    谷凝清叹道:“唉,我们昨晚被里赤媚等众人突袭围攻,贤婿算替我们报了此仇。”

    白素香补充道:“小姐,陈守叔已去了请烈先生来。”

    不舍续答道:“只要用双修大法再配合这些高丽参的药力,相信我们可以很快复完,是了,柏儿,若你对上庞斑可有把握?”

    我说道:“目前形势,小婿与庞斑一战只是迟早问题,庞斑无敌了数十年当然厉害非常,可是他修练道心种魔时出了问题,也非没有弱点,而且他不久前被厉若海前辈所伤,在他伤势全愈之前的期间,恐怕还未可与我真正交手;而我在魔功的使用上还是嫩了些,在此段期间若我能再进一步的话,绝对有可能胜他,只是我要快速提升魔功,最简单的方法只有一个,……”

    我望向谷姿仙。

    谷姿仙当然最清楚我的方法,便道:“大事为重,夫君便放任去做吧。”

    同时她亦表现出极强的自信,事实上还有什么女子可比得上她的床上仙技?

    正是:韩柏练功方法奇,姿仙只好任由君。

    谷凝清复杂又无奈地看我一眼,好像是想说得此女婿也不知是好是坏?作为无双国王的夫婿当然不能花心,但我不花心又不能提升功力对付庞斑,故只是默不作声。

    不舍道:“柏儿今天大败魔师宫及塞外众高手,已成为可与庞斑相比的三大绝顶高手之一,而方夜羽声势及实力均已大为削弱,我们把此事广为传播,弄得天下人尽皆知,立时便可镇住了整个武林,天下大势又将改变,即使庞斑能胜过浪翻云,亦非天下无敌。”

    我笑道:“岳父真是深懂兵法之道。”

    不舍道:“但柏儿要小心,虽道心种魔属魔门单一心法中最高,可是魔门最强的其实是天魔策十卷合一,道心种魔也只是其中一卷,只是要练天魔合一最基本的条件是先要练成道心种魔,才可把其余九策属不同类型的魔功融合一身,只是因为之前从未有人练成道心种魔,故“天魔合一”才没有人提及,其中花间派的花间仙气,刚才年怜丹说已为庞斑所得。”

    我从魔门的赤尊信记忆想起,便道:“魔门十策中有些早被其它吞并或烟没了,庞斑之师蒙赤行当年包括道心种魔共得三策,花解语的女奼大法肯定早归庞斑所有,庞斑于数十年间又夺有另外两策,而赤尊信的阴癸派除道心种魔还有另外两策,庞斑要亲自对付赤尊信的原因之一,亦是要抢夺此两策,而花间派的花间仙气又已为庞斑所得,看来庞斑已十得其九,只有余下的天魔功在天命教,而天命教主亦好像藏有道心种魔。”

    不舍道:“所以要小心庞斑练成天魔合一,当他能修补道心种魔的缺憾,又获得天魔功之时,没有人敢说庞斑不能把天魔策十卷合一修成,那肯定是会远超道心种魔,及世上任何武功,到时恐怕连传鹰大侠重返人间,也不是天魔合一的对手。”

    可谓:天魔合一最可怕,天下无敌谁能挡?

    我道:“小婿会留意,而复国极需要金钱,小婿有个盗王范良极的宝藏,是作为小婿娶姿仙的聘礼,藏宝地图已给予姿仙。”

    我说到藏宝地图之时,谷姿仙已从怀中取出,并交给白素香道:“素香,妳带多些人去取出宝藏,再运回府中。”

    白素香接过藏宝地图便出去,事实上白素香现在已是不输于黑榜的高手,有她护送当然安全。

    谷凝清娇笑道:“想不到贤婿如此富有,那我们复国的胜算又增加了。”

    我问道:“不知岳父岳母打算何时进行复国?”

    不舍道:“现在管治无双国的阔茄,他失去花间派的年怜丹,当地人大多也不支持阔茄,他本身实力已不强,只是他背后吉木尔夏的察合台汗国,实力却不弱,幸好在他西方有钦察汗国,西南又有帖木儿,可牵制吉木尔夏,我们宜快速进行,可能准备一个月内便要出发,采用快速突袭为妙,只要我们快速击败阔茄,吉木尔夏恐怕也不敢乱来。”

    我心想塞外的情况也真极乱,成吉思汗的蒙古版图虽大,可是分给几个儿子各管,隔了多代便变得疏离而互战;而谷凝清选不舍,亦可能是看上其军事才能,因他在出家前,曾是鬼王的部下,精于用兵有助复国,我道:“我预算留几天便上京对付魔师宫等人,若到时我能抽空,也会去帮手。”

    谷姿仙感动地拥抱我一吻。

    正是:韩柏为仙到塞外,姿仙岂能不动情?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三修疗伤”( 覆雨翻云风流传 http://www.wanshuk.com/3_3599/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