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小说 > 覆雨翻云风流传 > 正文 〖第三卷:双修风云〗 第059章 再遇强敌
    里赤媚受伤轻叫一声,便用天魅凝阴快速闪避,连烈震北早已攻向他的一招,也沾不到他身上;我见里赤媚虽然受伤,但他目前受伤不重,速度仍是不减,若他留下拚死一战,实力也非同小可。

    可是里赤媚闪避之后,却选择快速逃走,我知他之所以退,并非因受伤而是心志及气势问题,他被我突袭又受了伤,立使他勾起之前惨败之回忆,故一时失去“战意”而对于极重气势的里赤媚来说,心理因素可能比身体状况更为重要。

    虽然我的速度不会比他慢,但想他已中了魔奼蛊虫,需多些时间让蛊虫成长,我便没有拦截或追击,选择留下对付敌方六人。

    此时路边火势迅速扩散,路上已被毒烟包围,四周视野迷蒙,而我在地中早转为先天内呼吸,即使无解药亦不怕毒烟,而在迷蒙的浓烟中,我靠魔种感应不需视物,当然是大大对我有利。

    刁项是在六人中最前,我刚才突然用天崩地裂击出的碎石,差不多有一半威力是击向他一人,他在几呎距离下,一时未及反应,虽挡了部份碎石,但仍被不少碎石击中重伤,之后再被毒烟所侵。

    当我来到刁项身前,我还未再出招,他已因重伤加中毒而跌倒地下,看来恐怕己危在旦夕。

    柳摇技他自己应该有伤在身,再被我用碎石击中伤上加伤,而一见里赤媚伤退,又见毒烟袭来,心知形势极为不利,便立即跳进河中逃命,同时又借河水避开毒烟。

    除了刁项在我脚前,现在离我最近的是刁夫人万红菊,她亦被我突然撃出的碎石击中所伤,兼又被毒烟所侵,但当我以为可以轻易解决她时,她突然拔出短剑,化作一道长虹向我攻来,一看便知剑法凌厉,想不到她的武功如此高强,实大大超出的估计之外,或者该说是我对女人很易轻敌大意之过。

    我见刁夫人万红菊刺来非常凌厉的一剑,便立即把在我脚前的刁项踢起,向她剑上送去,刁夫人见状立即强行收剑。

    而我在踢起刁项之时,已快速从刁项身边绕往刁夫人处,在刁夫人突然强行收剑之后,我右手一指使用三重双修大法,弹在她回收中的剑上,由于刁夫人是先受伤中毒,又迫于临时收剑之际被我加上一指,所以她立即伤上加伤吐血,我左手一招揸波龙抓手,便往全无力反抗力的刁夫人右乳抓去,触手之处明显感到有点松弛下坠,相信是她欠缺保养之故。

    我同时封了刁夫人的膻中及乳根等穴,这当然是为了她好,最少她被点穴便不会毒气攻心,而死在毒烟之下;空有一身武功的她完全没法施展便倒下。

    此时路边火势更凌厉扩散,波及方圆近半里的长草,浓烟覆盖着广达数里的范围,整截路已陷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烟里,而在浓烈黑烟之中,我以魔种感应不需视物,更是绝对有利。

    在后面的由蚩敌和蒙氏兄弟,由于被前面三人挡去大部份碎石攻击,倒也并未怎样受伤,可是他们要抵抗毒烟侵袭,加上在黑烟中他们眼不能视物,明显陷于困境,见里赤媚伤退及柳摇技逃跑,也无心恋战而逃。

    我立即追去,蒙大蒙二明知自己的轻功绝对逃不掉,便二人两手相握接着急旋,龙卷风般急转发出劲气,正是他们的绝招“旋风杀”吹散毒烟并向我攻来。

    我立即运使超强阴阳螺旋劲,双手运转快至无影,产生出超强龙卷风,正是当日战魔赤尊信破密云不雨的一招,在魔功未大成前,我也不知自己是否能用此招,可是现在当然什么也能用。

    “龙卷风暴扫云雾”大破“旋风杀”一拚之后,蒙大蒙二两人的全身经脉,最少被我震断三份之一,即使不死也重伤或成废人;而强劲的风暴向四周扩散,此时附近的草及药粉也已烧尽,故浓烟差不多尽散。

    可惜被蒙大蒙二的旋风杀一阻,便给由蚩敌也跑掉。

    而烈震北则往重伤的蒙大蒙二处,加一招便结束了二人性命。

    风行烈从谷中出来,把鹰刀交还给我,可惜已无他出手的机会。

    我们三人大笑,今日头一战的突击,我方可谓大获全胜,我们在没有任何人受伤下,杀了对方蒙大蒙二及刁项等三人,促到一个刁夫人万红菊,对方只有三人受伤逃去。

    烈震北问道:“我们该如何处置这刁夫人?”

    我想我们三人也不会杀无还手之力的妇人,我道:“烦请风兄带结公主处理吧,我想去探探敌人余下实力,及之后会有何打算?”

    风行烈立即道:“我想陪韩兄弟一起去。”

    烈震北笑道:“行烈,还是让他一个人去吧,有什么事他一个人钻往地下去,包保没有人能发现,而且他处处不依常规行事,吃亏的肯定是敌人。”

    我笑道:“现在是打仗不是江湖比武较量,当然不需依什么规则,反正敌人也不会单对单的与我交手较量,我去了。”

    此时敌方的主力高手还有三人未出现,加上里赤媚仍是实力强横,而我感到烈震北好像有点不妥,而我与烈震北也清楚风行烈的性格是有进无退,一旦遇上强敌,我一人随时可退相信没有人可拦截我,但风行烈若明知不敌仍不肯退,反可能成为负累,故由我一人探敌比较方便。

    我来到桂树林外,是喧天而起的奏乐声。

    带头的三人并排,中间是里赤媚,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步伐轻松写意,看来是已把伤势完全压下,心理亦已完全回复。

    在右边是个高鼻深目的男人,一看就知非中土人士,一身华服剪裁适身,令人感到他必是非常注重仪容的人,看来顺眼而不俗气,长衫飘拂气度不凡;此人脸目颇为英俊,远看像个三十来岁的精壮男子,细看下才发觉他眼尾布满鱼尾纹,透露出比他外貌大得多的年岁。兼且此人目光闪烁,正好显露出他绝非正派人物,属于心性诡狡多变,阴沈可怕那类奸恶之徒;他的高度与里赤媚大致相若,但因头顶儒冠高了出来,非常抢眼,相信他便是“花仙”年怜丹。

    在左边和他并肩而行是个身材颀长,只比里赤媚矮了少许的中年男子,眉浓鼻高,脸颊瘦削,眼内藏神,背负长剑,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势和威严,教人不由生出警惕之心,相信他便是“剑魔”石中天。

    而对方带头三人之后,有两男两女,两男是秃鹰由蚩敌及白发柳摇枝。

    两女都是宫髻堆鸦,长裙曳地,配上婷婷玉立的身材,风姿曼妙动人,可惜脸上都用一块纱布遮住了口鼻,使人难窥全豹,不过只是露出的眉眼,已教人感到她们必是非常美丽。两女一人吹奏着胡笳,一人把戴在两边手腕的铜环相互敲击,发出高低不同,轻重无定的清亮脆响,充满了音乐的感觉,也有种使人心荡神摇的味儿。她们分别穿黄衣及紫衣,相信便是黄纱妃及紫纱妃。

    而我感到红日法王鬼鬼祟祟地藏于林中,随时可用不死印法快速突袭,而若非我感到他体内有三魔合一的感觉,蓄意隐藏的红日法王实不易被发现。

    面对众多强敌,我该如何?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媚音媚眼”( 覆雨翻云风流传 http://www.wanshuk.com/3_3599/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