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小说 > 覆雨翻云风流传 > 正文 〖第二卷:長沙府會〗 第044章 再战覆雨
    我的小硬ròu棒从柔柔身后对正她肛门之处,腰部慢慢加力向顶前,带有媚功的小硬棒,便慢慢又顺利地插进柔柔的肛门,由于之前已做足准备功夫,柔柔并没有什幺不适应的感觉;我双手带有强力媚功,不停在柔柔的臀部及下阴等游动抚摸,柔柔很快便生出快感。

    我便慢慢摆动腰部开始,配合我带有媚功的抚慰,柔柔已适应小硬ròu棒在肛门处慢慢的,我便加快的速度,同时又用特别手法去刺激柔柔的敏感点,使柔柔开始产生高氵朝。

    随着柔柔高氵朝的摆动,柔柔的肛门更加扩张及适应,我减少运功截血;随着不停在柔柔的肛门,ròu棒便慢慢充血变大,而我插入的力度也减少,以便柔柔慢慢适应大ròu棒。

    在柔柔高氵朝刚过,我又再刺激柔柔另一敏感点,使柔柔继续新一浪的高氵朝快感,而我慢慢地增加了插入的力度,与柔柔肛交的快感,便一阵一阵的由ròu棒前端不停转来。

    随着柔柔不停高氵朝,她的肛门兴奋地完全扩张,已能适应大ròu棒的冲击,而我ròu棒的媚功,又带给柔柔肛门内肌肤的另一种快感,柔柔的双腿已不能再支撑,便变为整个人背趴在床上,这当然不影响我在她肛门内,只是我由跪企在床改为趴在柔柔的背上。

    了一会,我便离开柔柔坐起身来,我把柔柔反转正面向上,再将柔柔那双四十二寸修长之美腿,放在我双肩之上,我双手托起柔柔臀部对准,大ròu棒又再次插进柔柔的肛门。

    面对我想念了好几天的柔柔,看着她那动情又娇骚的微丝细眼及面容,那双躺下仍坚挺并随摆动的,在浓稀适中又整齐的倒三角形阴毛半遮半掩下,隐约可看到她那发情中的yīn唇如鲤鱼嘴般不停一张一合,还有微量血丝流出;想起我是首个亦是唯一进入她后庭的,我干起来当然更是爽得多了!

    女性肛交的问题分别有心理、干涸、狭窄缺弹性,及那儿没有快感只有痛楚;我用变棒表演及柔柔对我的信任及爱恋,解决了柔柔心理上的问题,加入水口等解决干涸的问题,再花时间慢慢扩张及让她适应,以解决狭窄缺弹性的问题,而余下的感觉问题,则要靠其她部位的刺激,及增加媚功来解决。

    我在不断的时,不断地增加ròu棒上的媚功,同时又刺激柔柔及下阴等部位,柔柔终于被插肛也能得到高氵朝,而我亦在满足时喷射了,事后我担心柔柔不适,还放入疗伤的小尾指。

    高氵朝过后柔柔抱着我轻吻,道:“公子真好,柔柔初时还以为会很痛,岂知被公子弄得很舒服,现在清凉的感觉亦很好。”

    我温柔地道:“我岂会弄痛我的柔柔?下次柔柔会更舒服呢。”

    之后我们当然是相拥而睡。

    在黎明之前,我因要与浪翻云比试而早起来,我本想让疲惫的柔柔多些休息,可是她却被门外的范良极吵醒了!柔柔还好象怪我没有唤醒她观看。

    在船仓的灯火中,我看到浪翻云身边带有一美女,此女秀美无伦中,有一种非常动人的独特气质,唯未如秦梦瑶的不食人间烟火,但自有其秀丽清逸之处;她的美貌足可与柔柔相比,分别是现在的柔柔像一团热烈的火,而她却像是冰中藏火。

    浪翻云微微一笑向我介绍道:“这是酒神左伯颜之女左诗姑娘。”

    而浪翻云又向左诗介绍我道:“这位是韩小弟,诗儿要多谢韩小弟杀败了矛铲双飞展羽。”

    之后又向我解释:“诗儿曾被展羽掳走,又被展羽逼服了鬼王丹,险些便因此送命。”

    左诗听后便向我盈盈下拜,说道:“左诗谢过韩公子。”

    浪翻云身边的美女我当然不敢伸手阻止,我立即笑:“我打败展羽只为了寒碧翠,左姑娘何需言谢?别听浪大侠说笑了。”

    之后左诗用很奇怪的眼光望向我,我也不明是什幺意思?而左诗知道柔柔也会观看比试,自己也提出观看的要求,浪翻云自然是答允。

    由于在船上不方便比试,兼且陈令方及朝霞均在睡梦中,我们便到岸上,浪翻云抱着左诗飞去,我则恐怕柔柔刚破肛不便,便抱着柔柔飞去。

    我们五人来到岸边一片草地上,河上吹来阵阵凉风,范良极带柔柔及左诗在远处一旁观看。

    此时正是黎明,一道晨光从东方射来,面前的浪翻云,传来如海浪般的剑气及压力。

    “浪兄三年来也进步不少,不如在此时此地,与赤某再续三年前未果的一战如何?”

    一把威猛又有点苍老的声音,从我喉咙之处发出,我认得是赤尊信的声音。

    什幺?从我喉咙处发出赤尊信的声音?

    我对四周仍有知觉,能听到及看到,但身体却不听使唤,口亦无法说话,这种感觉,就像有时半睡半醒之际,人是有知觉,但身体却不能动,亦不能开口说话,一般人俗称为“被鬼压”;分别是我仍能看,及感到自己现身处在体内一个不知是什幺的空间?

    而我能清楚看见,浪翻云也很吃惊地望向我,范良极、柔柔及左诗则更震惊,当然以为我是鬼上身吧?

    浪翻云瞬间便平复了,双眼如电如剑般望看我,一会后道:“赤兄请。”

    我右手举起鹰刀,但当然不是我自己控制,鹰刀正吸纳从河上吹来之风,在鹰刀形成旋风,我知这是“天地鬼神”的起手式,能自动吸纳四周的能量,上次对红日法王时是吸了阳光,今次则是清风。

    此时我衣衫随风起舞,身上发出浓浓的杀气,地上杂草一浪一浪地滚往浪翻云,浪翻云无法不动容;而范良极更是震惊,带后退中的柔柔及站不稳的左诗避往远处,鹰刀自振发出慑人响声!

    我口中又发出赤尊信的声音道:“此招便是打败红日法王的天地鬼神,请浪兄好好指教!”

    浪翻答道:“此招单是气势已是可怕惊人;浪某为对付庞斑,想出了覆雨三式,其中一招是攻守兼备的“春雨连绵”请赤兄指教。”

    我身体被赤尊信控制冲往浪翻云处,手中带有旋风的鹰刀同时劈出,正是一招超强的“天地鬼神”浪翻云当然知道此招厉害万分,若原地不动等刀劈来之时,正是此招刀势最强一刻,根本无法抵挡,覆雨剑出鞘,浪翻云亦同时飞奔迎来!

    覆雨剑由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八变十六,再由十六变八,八变四,四变二,二变为一,覆雨剑一分十六,再重迭为一直刺,此时刀剑快将互碰。

    “天地鬼神”对“春雨连绵”刀剑互碰没有出现惊天声响,而是连续出现十六声轻响,刀剑在一瞬间便互拚了十六次,每次互拚,刀中天地鬼神强大的劲力,便减弱了半成,互拚之后,仍有两成威力沿覆雨剑传往浪翻云处,浪翻云连续后退五步,每一步脚踏之处,均在泥上留下两寸至半寸深的脚印,明显是卸走余下的两成劲力。

    在浪翻云后退之时,我有点担心赤尊信会承势追击,但却见我身子只是原地不动,而使我放心;作为一个自己身体出手但是局外人的我来看,此招比当日劈红日法王的还强上两成,可能是我吸了盈散花及秀色的真元精气后,本身功力大增而招式威力亦增加。

    当浪翻云站定后,赤尊信便豪气地笑道:“此招天地鬼神,不知浪兄认为如何?”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战魔绝招”( 覆雨翻云风流传 http://www.wanshuk.com/3_3599/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