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小说 > 风流小农民(凡凡一世) > 正文 第0863章 在床上安慰她
    “以后会轻些的,老婆,你待会回家吗?”他将她汗津津的身子紧搂进怀里,吻着她的红唇,问道。

    “嗯~,人家下面痛呢~,可能走不了路啦。”她美眸半眯,腻声道。

    “那我俩就睡在这里吧。”他笑道。

    其实,那张病床不大,勉勉强强能睡两个人,如果睡觉时会乱动的,估计要掉到床下去。

    做了激烈的体育运动,沈若兰在兴奋过后感到了疲劳,于是,在他的爱抚之下,不知不觉间便进入了梦乡。

    哄她入睡之后,王小兵点燃一支好日子香烟,有滋有味地抽着。

    在刚做完运动抽支烟,那非常惬意。

    看着烟气袅袅上升,王小兵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刚才两个假警察的话语。

    心里庆幸沈若兰还算机智,把对方给骗过了,不然,估计这里至少要出一两条人命,那自己的计划就落空了。

    如今,他倒担心那两个假警察又突然回来。

    要是他们见到自己与沈若兰裸着身子睡在一起,便什么都会明白的了。

    是以,王小兵想叫沈若兰先回家,可是她下面痛,可能真的不方便走路了,也只好让她在这里睡一觉。

    只要两个假警察把假消息带回去,那自己的计划就成功了。

    至于能不能查出霍少东的下落,那还是未知数,但对方一定会放松些警惕的。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自己多调查一下,估计能把绑架案查个水落石出。不过,纵使查到霍少东平安没事,也还奈何不了他。

    因为那厮可以找很多理由来解释的。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王小兵背的黑锅会摘掉。

    抽完一支香烟之后,他便进入玉坠里干活,每晚花大量的时间来炼化吸收“强身丹”的药力。

    他估计在一段时间内,自己假死亡的事不会穿帮。

    但久了,终究会露出马脚。

    是以,得抓紧时间去调查霍少东的事情。

    同时,还要千方百计去获得曹茹诗的处女之身,这是他自救的一种方法,要是连第一位天使的处女之身也得不到,那后面的找不找都无所谓了。

    至于要怎么得到曹茹诗的身子,他还没有具体的计划。

    因为曹茹诗有自闭症,不能用平常的那些泡妞手段去泡她,得用特别的方法。

    上次,差点得手,可惜刘姐在关键时刻回来了,搞到竹篮打水一场空,回想起来,还有三分的遗憾。

    毕竟机会不是经常有的。

    以后,还想遇到那种好机会,恐怕只可遇不可求。

    他觉得还是要先征服刘姐才行,只要得到了她的允许,就能更加好地接近曹茹诗,而机会也会多些。

    想到有机会跟她们母女三人都有一腿,他感到颇为自豪。

    毕竟,她们都是豪门的女人。

    由此也可知,不论是小家碧玉,还是豪门千金,只要用的泡妞方法正确,那一样可得手的。

    不知不觉间,便在玉坠里呆了七个多钟头,彼时,已快是凌晨四点了。

    因为白天还要去寻张芷姗,所以便出来休息。

    一觉睡到天亮。

    沈若兰在早上六点半就起床了。

    她去买了早餐回来,与他一起温馨地分享食品。到了上班时间,她自去忙了,而王小兵则打了个电话给洪东妹,让她来接自己。

    洪东妹接到他的电话,虽还困,但也开车来接他。她也有事要跟他商量。

    回到夜城卡拉ok厅,两人上了三楼,进了她的房间。

    “先睡一会。”她眨了眨熊猫眼。

    “来,我给你按摩按摩。”他也爬上了床,扒下了她的内裤,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子。

    “啊~,你好坏,居然偷袭人家,吓了人家一跳呢~”她对于他那种快速的强攻感到佩服,身子轻颤着,娇呼道。

    他爬上床,胸膛贴紧她脊背,扒掉她内裤,扛起她右腿,进入她身子,这几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潇洒流畅,用时大约是两三秒钟而已,是以,使她叹为观止。

    在他有节奏的进攻之中,她兴奋地娇`喘着。

    随着他越来越快的进攻频率,她檀口发出的“啊啊”春音也越来越密。

    不消八分钟,便给了一波**她,也使她晕了过去,由于她还没睡几个钟头,所以只好让她继续休息。

    等到了上午十一点的时候,她才醒过来了。

    两人又缠绵在一起。

    一直在床上战斗到中午十二点,他与她才休战。

    此时,她身子软成了棉花,散发着暖暖的女人特有的气息,泛着激情光泽的肌肤蒙着淡淡的汗水,平添三分狂野的魅力。

    两人激吻了一番之后,她才娇声道:“事情办成了?”

    “成了。”他揉着她的酥胸,道。

    “那算是一件好事吧。我也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她窝在他宽阔的怀里,轻声道。

    “什么消息?”他祭出“太极掌”,爱抚她的美`臀,问道。

    “让我想想怎么说。”她妩媚笑道。

    他感觉不是坏事,但她已说了是不好的消息,那多半不会骗自己。

    想了想,她缓缓道:“你叫我派人去散布你受重伤快死的假消息,想不到那两个老古董信以为真。”

    闻言,王小兵微怔。

    之前,他只是怕两个假警察会多方打听,是以,只好散布假消息来迷惑他们。

    但从来没有想过会惹出节枝的,他与三个老古董的恩怨可深了,如今,全广兴已不在了,只剩下古海华与龙应唯。只要有机会,古海华与龙应唯是会落井下石的。

    “他们想怎么搞?”他吻着她的红唇,问道。

    “我听说他们已准备收编你的手下,不服的就打杀。”她如是道。

    “这么拽!”他有点恼火,“既然他们想玩火,那就让他们玩,我们可以借机铲除他们,纵使灭不了两个,只要能灭一个,那还剩下一个,以后就容易收拾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她紧搂着他的脖子,娇声道。

    “不如我们将计就计,速战速决,看能不能收拾他们。”王小兵也早想铲除剩下的两个老古董,只是没有找到好机会,加上还有其它事要处理,所以才拖到现在。

    “你有什么好方法?”她将一条大腿搭在他的腰际,不停地摩擦着。

    他则爱抚她的大腿。

    两人情意绵绵地互动着,他笑道:“我是这样想的。”

    于是,他便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她,听完之后,洪东妹檀口向上一弯,露出一抹赞同的笑意,娇声道:“好,就按你所说的去做。”

    她相信他的能力。

    从第一次与他接触,她便觉得他会有一番作为。

    如今,他已印证了她的猜测,正如她所料,他已越来越有能耐,假如不出意外,几年之后,便可成为一方豪强了。

    不过,如果她知道他只剩下不到三年的命,她会伤心的。

    他也是怕她担忧,才没将四天使的事情告诉她,毕竟告诉了她,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与她商量好了对付两个老古董的计划之后,他便用大哥大传呼手下的bb机,大约四分钟之后,手下们便陆续复机了。

    王小兵把细节告诉了手下们,让他们去准备。

    随后,洪东妹去饭馆打了饭菜回来,与王小兵一起共进午餐。

    刚吃过饭,王小兵的大哥大便响了,以为是手下有好消息来了,接通之后,才知道是老爸王丛乐打来的。

    “小兵,我听人说你被人打成了重伤?”王丛乐明显很焦急。

    “爸,那是假的。”王小兵解释道。

    “假的?会有这么多人传?你在医院哪间病房,我现在去看你。”王丛乐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在黑道上混,所以觉得王小兵应该是受伤了。

    “爸,真的没事,那是假消息,你千万不要信。”王小兵脑筋急转,道。

    他想不到会惹起老爸的注意。

    王丛乐是一条筋的人,哪里肯信,道:“我不会责备你,你告诉我,在哪间病房,我去看下你。”

    闻言,王小兵啼笑皆非,花了数秒钟,想到一条对策,便笑道:“我老实告诉你吧,我要帮警察抓几个逃犯,所以假装成受了重伤,借此而引出逃犯。真的没有受伤。你不要泄露出去,不然,警察捉不到逃犯的。”

    “真的?”王丛乐语气轻松了些。

    “真的,爸,放心好了。”王小兵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

    “好!我赞成你那样做!可以帮警察抓坏人,我支持你!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我不多说了,还要去买几袋米回来。”王丛乐自豪道。

    “好的,爸,你去忙吧。”王小兵松了一身。

    挂了机之后,抹了一把脸。

    “你爸打电话给你做什么呢?”洪东妹嫣然一笑道。

    “这个假消息弄得满城风雨了,估计我妈到时又会打电话来了,还得跟她解释一遍。”王小兵苦笑道。

    果然,还没有过十分钟,许娟也打电话来询问怎么回来。

    于是,王小兵又耐心解释了一遍。

    等他讲完电话,洪东妹笑道:“我想,这个假消息引起的余波还不止这些。”

    “有可能,早知这样,就不散布这些假消息了,弄得我要跟亲戚朋友解释一遍又一遍,磨到嘴皮都厚了一寸。”他无奈笑道。

    “那你什么时候到南夏市去?”她用双峰压他结实的胸膛。

    “这两天内吧。”他感到骨酥。

    随即,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身下,分开她两条滚圆的美腿,往前一挺,便又进入了她的身子。

    “啊~,老公,饶了我吧~”她下面也微微红肿了,

    “老婆,谁叫你来挑逗我呢,我现在忍不住了。”他说着便大动起来。

    一番**过后,两人的感情更深厚了,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就像两团烈焰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了。

    快活不知时间过,不知不觉间,便到了傍晚吃饭的时间。

    还是由洪东妹去打饭回来。

    两人你侬我侬地吃完了晚饭,便一起洗了个鸳鸯浴。

    彼时,便快到晚上七点钟了。王小兵与洪东妹正在小客厅里跳舞,大哥大便响了,接通之后,听到是锋仔的声音:“老大,古海华要我去见他。”

    “你就去见他。”王小兵道。

    “见了他之后呢?要不要动手做了他?”锋仔问道。

    “不要冲动,在那里,你要是动手,反而会被他干掉的。等你见过他之后,就请他出去吃饭,吃完饭,再请他去沐足城玩玩,后面的事,我会叫人去做了。”王小兵吩咐道。

    挂了电话之后,王小兵与洪东妹相视一笑。

    “他上钩了?”她问道。

    “对,先把他给收拾掉,如果还有机会,再做了龙应唯。”王小兵点头道。

    自从他一只脚踏入了黑道之后,便发现在黑道做事,如果太过手软,那就会被对手给灭掉,想要生存,那就得比对手更加凶狠。

    他天生就不是冷血的人,是以,在无怨无仇的情况下,他不会找别人的麻烦。

    但如今,他与两个老古董的仇恨没法化解,如果不收拾他们,那迟早会被他们收拾,是以,只好先下手为强。

    “那我跟你去吧。”洪东妹柔声道。

    “你下面不是还痛吗?”他轻轻地拍了拍她极富弹性的美`臀,笑道。

    “嗯,都是你啦~,那么大力,弄得人家真的痛呢,你一个人能应付吗?”她也知道自己不适宜跟去。

    “哈哈,肯定能胜任。”他坚定道。

    “那好,我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她相信他能办好事情。

    随后,王小兵便离开了夜城卡拉ok厅,驾驶着桑塔纳,前往沐足城的路上,他已召集了人马在那里等着,准备将古海华收拾。

    为什么要在那里等呢?

    因为在通往沐足城的那段路比较偏僻,比较好下手。

    平时,两个老古董都是小心翼翼地提防着王小兵,是以,想要收拾他们,除非是带着人马冲到他们的家去,与他们决战。

    不过这样一来,纵使来掉他们,那自己也要付出大代价。

    就不说火并时会死多少弟兄了,单是白道追起责来,那都是十分麻烦的。

    打群架,如果出现了大量人员伤亡,那也是会引起白道高度关注的,他们需要杀鸡儆猴,整治一下,是以,必然会高调打黑的。到那时,自己可能也要去吃免费的国家粮,倒不是好事。

    更严重一点,或者要去吃子弹,都有可能。

    王小兵可不想等到十八年再做好汉,因为那时自己的情人都老了,那就没意思了。

    因此,他不会随便去跟两个老古董火并,除非有好机会,就像现在这样,两个老古董以为自己快要升天了,正在收编自己的人马,在这种时候,就可以出击了。

    他可以猜测到古海华的防范意识会比平常低。

    这正是下手的良机。

    通往沐足城的那段公路,两边种满了高大的松树。

    王小兵到了那里之后,将车子开进了路边的草地里,熄了火,然后吩咐手下准备好路障,等到锋仔打电话来之后,便立刻行动。

    约莫到了晚上十一点,锋仔打电话来,只说了一句话:“他们出来了。”

    挂了电话之后,王小兵立刻吩咐手下搬出路障。

    大约三分钟之后,便有两辆面包车从沐足城的方向驶过来,很快便到了路障的前面。

    面包车不得不停下来,当有人下车想将路障清走的时候,王小兵便指挥手下从松树后面冲了出来,一下子便控制住了古海华等人。

    两辆面包车之中,一辆是锋仔开的,另一辆则是古海华与四个亲信。

    当古海华见到王小兵那一刻,惊得张大了嘴巴,颤音道:“你,你不是受了重伤吗?”

    “不错,我确实是受了重伤,不过,听说你要欺负我的弟兄,我忍着痛从医院出来的了,走吧,我们喝一杯。”王小兵吩咐手下将古海华等人捆绑好,然后撤去路障,驾车而去。

    古海华已知凶多吉少。

    不过,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可谓临危不乱。

    “姓王的,如果你敢动我,那你就活不了!老子的势力,你是知道的!”古海华心里虽紧张,但表面却还算镇定。

    “你误会了,我怎么敢动你呢,只是想跟你喝两杯。”王小兵笑道。

    “如果你放了我,我不会跟你算帐的。”古海华也拿不准王小兵要做什么,道。

    “我肯定会放了你的,都说一起喝几杯,你怕什么呢?又不是要吃了你。”王小兵气定神闲,微笑道。

    不过,他说得越轻松,古海华则越害怕。

    估摸十分钟之后,王小兵便带着古海华来到了东方镇那条三叉河的下游之处。

    此处的水位比较深,一般能到三米左右,而且水流湍急,一般人都不敢下去游泳,每年在这里溺水而死的游泳爱好者,没有三个也有二个。

    当地人都说这里有水鬼。

    因为水鬼想要去投胎,所以得找替代者。

    如此一来,每年都会有两三个人在这里淹死,说来也怪,每年都是如此,不多也不少,实在教人百思不得其解。

    下了车之后,王小兵笑道:“来,我们边喝边谈。”

    不过,他没有叫人松开古海华等五人的手,只是让他们坐在草地上。

    “你既然叫我来喝酒,为什么不松绑?这是什么意思?”古海华心里感到不妙,但又不敢发怒,问道。

    “待会就松。”王小兵叫手下搬了数箱珠江啤酒过来。

    “如果你放过我,那我们可以做朋友。”古海华想用计来套住王小兵。

    如果是二年前的王小兵,听到他这样说,还有可能会信他,但与古海华接触过之后,王小兵知道他的话像是放屁,不可信。

    “来,我们喝酒,如果你们能喝过我,那就放你们走。”王小兵叫人给古海华松了绑。

    因为王小兵这边有二十多人,所以古海华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个喝法?”古海华问道。

    “你们五个,我一个,我们就来比一比,看你们更能喝,还是我更能喝。”王小兵笑道。

    闻言,古海华等五人面面相觑,他们是不太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五个对一个,哪有不赢的道理?这不摆明是放水吗?

    “当真?”古海华狐疑道。

    “我弟兄在这里,难道我不要面子?说过不算数?”王小兵冷笑道。

    “好,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我们就跟你比试,来吧,让我们看看你的酒量!”古海华别无选择,只好应战。

    其实,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毕竟他也猜不透王小兵要做什么,居然一个人来挑战己方五个人,那不是脑子进了水吗?

    如果他知道王小兵可以用三昧真火来分解酒精,起到解酒的作用,那他就不会感到奇怪了,可惜他不清楚。

    王小兵的手下感到好奇,想看看老大是怎么以一挑五的。

    夜空下,草地上,众人围着看热闹。

    大约半个钟头之后,古海华等人便有点吃不消了。

    毕竟喝啤酒很容易饱的,他们不但感到饱,还感到有五六成醉了,不停地打着饱嗝,每喝一口,都要强咽下去。

    反观王小兵,他没有醉意,而且喝了十瓶啤酒也没有去小解过。

    至此,古海华才怕了。

    “王小兵,喝啤酒我喝不过你,但喝白酒,一定能赢你,敢不敢喝?”古海华喷着酒气道。

    “没问题,我已准备好了一箱白酒,你想怎么喝都行。”说着,王小兵吩咐手下从面包车上抬下一箱五粮液,摆在古海华面前。

    “又是我们五个对你一个?”古海华问道。

    “不错。”王小兵点头道。

    “好!有种!不过喝死你了别怪我们!”古海华冷笑道。

    随即,双方也不用杯子了,每人直接拿起一瓶五粮液,开了盖之后,就着瓶口直接喝,场面非常壮观。( 风流小农民(凡凡一世) http://www.wanshuk.com/1_1163/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