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玄幻小说 > YY之玩转农村:我是村长 > 正文 第二百章
    第二百章

    她住在城北的一个小区里,这是财政局的家属楼。她在三楼。因为老公经常不在,她一个人人住。

    我们来到之后,把带来的饭菜放在电磁炉上加温。她取来两瓶啤酒,我俩一边吃一边聊天。

    室内暖气很足,又吃着加温的饭菜,喝点啤酒,刘小茜的脸色更红润了,眼波流转之间,竟然有几分媚态。她清秀的脸容配合着眼梢的媚态,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大众,你觉得姐姐这个人,怎么样?”刘小茜端着啤酒杯,斜睨着我,眼神中闪烁着让我心跳的火花。

    此时,我早就把刘镇长不许我碰刘小茜的警告,抛到爪哇国去了,也用同样的眼神望着刘小茜,带着挑逗的意味,低声笑道:“你人很好呀,长的漂亮,又是气质,又是副市长……”

    “我和瑰玫谁漂亮?”刘小茜望着我的眼神,忽然多了几分锐利的锋芒,虽然还是含着笑,但笑意却冷却下来。

    我心中一沉,小心翼翼的回答:“你俩是两个不同类型的女人,各有各的漂亮。”

    刘小茜摇摇头,显然对这个问题不太满意,说:“如果让你选一个,你会选谁?”

    我微笑道:“我可没有这样的好福气,我只不过是一个农民,你俩一个是镇长,一个是市长……”

    “我说假如!”刘小茜截断我的话,“假如你可以选一个,假如我俩不是镇长和市长,你会选谁?”

    我回答的更慎重了,笑容也更温柔了,说:“你俩都是美女,如果有假如,可以让我选,我真不知道应当选谁。也许先遇到谁,我就会选谁吧。”

    其实我的心中,可以说是毫不犹豫的选刘镇长。刘小茜虽然也很漂亮,但毕竟比不上刘镇长,更何况,漂亮不是问题,问题是我爱刘镇长。

    刘小茜听了我的回答,怔怔的望着我,忽然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失望落寞之意,默默的把杯子中的啤酒喝了下去。

    “行了,大众,你很会说话,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是,我知道我不如刘瑰玫漂亮,是个男人都会选她。”刘小茜的声音也有几分伤感,慢慢的说:“大众,你知道吗,我老公也和刘瑰玫是同学,以前的时候,我老公追求过刘瑰玫。”

    “啊?”我真感到吃惊了。

    刘小茜瞧了我一眼,接着说下去:“我老公以前在学校里,是有名的才子,长的又帅,有很多女孩子崇拜他,我也是其中之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追求过刘瑰玫,是我和他正式谈恋爱,确定恋爱关系之后,我偷看了他的日记,才知道曾经追求过刘瑰玫。”

    “追上了吗?”我的心隐隐有些作痛,怕得到刘小茜肯定的回答。

    “没有!”刘小茜摇摇头,说:“是我老公一厢情愿的要追刘瑰玫,刘瑰玫却看不上他。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老公接近我,就是知道我和刘瑰玫是好朋友,想通过我来接近刘瑰玫,但是他失败了,刘瑰玫拒绝了他,他才退而求其次,和我恋爱了。我知道这件事之后,差点疯掉,我就想不通,我到底那一点不如刘瑰玫,比学习成绩,比组织能力,我都不比她差,也许她比我漂亮一点,但我也不丑,我也有很多男人追。”

    我看到刘小茜情绪有些激动,连忙安慰说:“喜欢一个人不在于漂亮不漂亮,主要是感觉。你老公以后,对你好吗?”

    刘小茜激动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说:“确定恋爱关系之后,他对我很好,我才慢慢把这事淡化了。但我心中,还是恨刘瑰玫,表面上我和她是朋友,暗中我却在妒恨她。我一心一意向上爬,就是要在官职上比她高,证明我比她强。”

    说到这里,刘小茜忽然笑了笑,说:“实话对你说吧,这次去见刘瑰玫,关于她升迁的事情,我其实并不希望她能升上去。她的能力强,如果升上去,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很有可能就会把我压下去。别的人我不惧,我就惧怕她刘瑰玫,这次,我明里是帮她升上去,暗中还留着后手。”

    说着,她伸出双手来,一手在后,一手在前,说:“我一只手可以托她上去,一只手也可以把她压下去。是托是压,全看我的心情!”

    我不禁不寒而粟,想不到女人妒忌起来,竟然如此可怕,隐藏如此之深,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刘小茜一直念念不忘,而且在十年来一直和刘镇长保持着表面上很友好的朋友关系。今天下午我看到她和刘镇长见面时的亲热劲儿,我也认为她俩就是一对好朋友,听她说到为了刘镇长的升迁问题来回奔走时,我还有些替刘镇长感谢她。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呀。

    我忽然想到了刘镇长发给我的信息,这才明白,为什么刘镇长不让我碰刘小茜这个女人,原来,刘镇长也不是没有觉察,也不是没有和刘小茜暗中较劲儿,所以才不让刘小茜得到我,不让刘小茜得到她刘瑰玫爱的男人。

    我竟然在无意之中,夹在两个女人权力和权益的旋窝之中。

    想到这里,我又有些奇怪了。就算刘镇长猜透了刘小茜的心思,不让我和刘小茜发生关系,她也知道刘小茜让我送回市区没安好心,但刘小茜,又凭什么认为可以用我来对付刘镇长呢?她怎么可能知道我和刘镇长的关系?

    我瞧望着刘小茜,刘小茜还是很漂亮,还是很清秀,还是很淡然,只是淡然之中,带着一种决断的权威。

    我笑了笑,说:“刘市长,你说的很精彩,我听得也很高兴。不过,你和刘镇长之间的事,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还是少知道一些好。来,咱们来喝一杯,时间不早了,我今天晚上还要赶回去呢。”

    刘小茜并不端酒杯,而是用奇异的眼光望着我,微微一笑,说:“梁大众,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刘瑰玫的关系?”

    我心中一沉,脸上却镇静,放下酒杯,沉下声音,慢慢的说道:“是吗,我和她有什么关系?”

    刘小茜望着我有些恼怒的脸色,依然保持着她优雅的笑容,轻笑道:“三个月前,刘瑰玫来市里,正好遇到我了……”

    “三个月前?”我心中一沉,“那不正是我和刘镇长第一次幽会来市里的时间吗?”我没说话,静静的听着刘小茜说下去。

    “她遇到我的时候,行色匆匆,正准备离开,看到我之后,不得不陪我说话,但是表情有些奇怪,好像有什么急事一样,心燥意乱的。我和她同学了那么多年,都没发现过她有这种表情。我心中奇怪,就装作没看出来,和她谈了些话,就让她离开了。她离开之后,我就跟随在她后面,她坐出租车,我自己开着小轿车,悄悄跟着。她在三角公园旁边下了车,我就把车停在不远的地方,从车窗里向外看,就看了你……”

    我脸上还是很镇静,但心中却一点一点沉了下去。那天的事,又浮上我的脑海,我知道,完了,被刘小茜发现了。我们刘镇长都以为没有人看到,还是被人看到了。

    刘小茜的笑容更得意了,说:“我本来以为你是她老公,因为我没见过她老公。但是想想又感到不对,如果你是她老公,我们见面的时候,她就会说明的,但她没说,那就代表你不是她老公,是她情人。后来,我看到你俩的表情,我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这时候,我就兴奋了,终于让我抓到她的把柄了,她以前一直一本正经,道貌岸然,原来也会找情人。你俩在饭店吃饭,我就在外边等着。你俩吃过饭出来,我的车就停在路边,我的车玻璃是茶色的,可以看到你们,你们可看不到我。我把你俩的表情都看在眼中了,当时,我看到你,也并没感到你有多有魅力,还暗中笑她没有眼光,但发现你虽然不帅,但很耐看,看的时间久了,就会被你身上一种无形的力理吸引住。不过,当时我的注意力,并不在你身上,而是在刘瑰玫身上。”

    说到这里,刘小茜掏出自己的手机,迅速的调动着键盘,举到我眼前,笑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一看,额头冷汗就出来了。刘小茜的手机里面,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我和刘镇长,拍摄的是我和刘镇长,正走进宾馆的情形……

    我还是没说话,眼神很镇静的望着刘小茜。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

    刘小茜也望着我,笑道:“到这个时候,你还能保持着镇静,说明你真的是个奇异的男人,很有性格,怪不得刘瑰玫会被你迷上。”

    我微微一笑,道:“过奖了。你想怎么样,尽管说出来吧。”

    刘小茜笑道:“我想怎么样,过一会再说。我要让你知道,刘瑰玫的事,我都掌握了,只要我把这照片发出去,不管别人相不相信,她想升官,就不要想了,能不被开除党籍,就不错了。当时拍摄到之后,我就想把照片发出去的,但是想了想,还是先不要发了,毕竟我和她也是同学一场,虽然恨她,但还不想毁了她。我把照片拍摄下来之后,就存放在电脑上,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设好密码,只有我能打开,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把照片传到网上,名称就叫‘女镇长偷情’,一定会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

    我笑道:“你没发出去,你还不算太狠。”

    刘小茜笑道:“那是以前,现在就不同了,以前刘小茜是镇长,和我级别差太多,对我没有威胁,如果她升上去,升到副县长,就离我很近了,以她的能力,踩到我头上都有可能,我就不能不想点办法,把她踩下去了,这些照片,就是我的武器,只要我发出去,刘瑰玫就算是毁了。”

    我心中惊凛,还是镇静的笑道:“那你怎么不发出去?”

    刘小茜微微一笑,把手机收回去,望着我,笑道:“我说过,我还不想毁她。我和她是好朋友,是老同学,虽然恨她,她也知道我恨她,但是,我还是不想失去她这个朋友,在官场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现在,我还在考虑,是和她做朋友,还是做敌人。我如果和她做敌人,只要把照片发出去,她就毁了,我们的朋友关系就完了。如果做朋友,我把这些照片永远保存着,不发出去,而是帮着她升迁上去,她就会感谢我,我们还是好姐妹,还是好朋友,以后,还有可能是同盟。”

    我眨了眨眼睛,笑道:“小茜姐,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呢?”

    刘小茜望着我,忽然奇异的一笑,道:“到底怎么样,不是看我,而是看你。”

    “看我?”我真有些吃惊了:“我能做什么?”

    刘小茜笑道:“如果这样轻易的放过刘瑰玫,我总是不甘心。梁大众,你长的不错,也很有个性,怪不得刘瑰玫会被你迷上,就连我,和你接触这么几个小时的时间,都对你有些动心了。”

    我苦笑道:“谢谢夸奖。”

    “不谢。”刘小茜格格一笑,“在我嫂子那里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你了,我假装不认识你,就是想观察你。我故意让你送我去见刘瑰玫,故意让你送我回市里,我就是要借你来打击她,报复她。”

    我苦笑道:“我和她早就没有关系了,你用我来打击她,用错武器了。”

    “没用错!”刘小茜笑道:“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咱们一离开,你收到的信息,肯定是刘瑰玫发给你的,而且我可以肯定,她不让你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不是?”

    我苦笑,默认。

    刘小茜笑道:“她越是不让你和我发生关系,我越是让她妒忌。我相信,她现在一定在想像着你和我如何如何。能让她妒忌,就是我最高兴的事。这些年来,我一想到她不要的男人,是我老公,我就生气,我就要发疯。但我确实爱我老公,我不舍得离开我老公,我不能恨我老公,我就只能恨刘瑰玫。”

    对于刘小茜这样的逻辑性,我脑袋都大了,但我又不能把她怎么样,因为我和刘镇长的把柄在她手中握着,如果她一不高兴,我和刘镇长就全毁了,我无所谓,刘镇长可不能毁,她这样一个好女人,不能得到不公平的待遇。

    我笑了笑,说:“你到底要把我怎么样?送公安局?派出所?还是让我给你跪下,求你放过我们?”

    刘小茜仰起脸来,夸张的哈哈一笑,随即又低下声音,说:“我说过,你是个不错的男人,对女人很有吸引力,我都对你动心了。”

    我心头跳了跳。

    刘小茜又微微一笑,说:“我如果放过刘瑰玫,我不甘心,所以,她喜欢的东西,我就要得到,就要让她妒忌,让她也抓抓狂。还有,我老公已经两个星期没来找我了,我现在,很需要男人……”

    刘小茜说的如此明朗了,我又不是傻子,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一时之间,又惊又喜,又恼又羞,又好气又好笑。

    就在这时,刘小茜忽然站起身来,用妩媚诱惑,又含有深意的眼神,瞟了我一眼,转过身去,袅袅向她的卧室走去,进去之后,只把房门半掩。

    我正搞不懂她进屋干什么的时候,我的手机信息响了。

    信息是刘小茜在卧室发过来的:“是敌是友,你来决定,是进是退,你来决定。不强求。”

    当然是友,当然是进!

    我紧咬钢牙,猛地站起身子,冲进刘小茜的卧室,怦得一声大响,把她的房门关上,恶狠狠的向躺在床上的她扑了过去…

    从刘小茜家里离开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一夜之中,我把刘小茜折腾了六七次,日了个过瘾。这个女人瘦小的身子里面,隐藏着强烈的**,好像永不会满足,我差点对付不了,幸好我的体力超强,斗志昂扬,才把她收拾舒服,全身酸痛的满意的睡了过去。

    一个美女市长,心满意足,懒洋洋的拖着软绵绵的身子,开着轿车,疲惫不堪的向家行驶。

    我本来想在刘小茜家里玩上一天的,但因为清晨的时候,刘小茜的老公给她发信息,今天要来找她。真李逵要来,我这个李鬼,只能撤退。得到满足的刘小茜,答应不把我和刘镇长的照片发出去,还会帮着刘镇长升迁上去,做个盟友,以后在官场上相互关照。

    昨天夜里,我给小嫣发信息了,说是我送的那个市里领导怕我夜里开车不安全,所以给我开了宾馆让我住一夜再走。

    我回到家里,以为小嫣已经到县城的文具店去了,没想到,我一回到家里,走进院子,就看到小嫣在堂屋当门坐着。

    看到小嫣平静的接近阴沉的脸色,我的心就沉了下去,一种巨大的不祥感,笼罩着我,让我心头发冷。

    我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因为小嫣的脸色和眼神,都让我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严重,我的心里很慌,不知道要如何应付。

    我看了看小嫣,小嫣没看我,只是怔怔的坐着。我走进堂屋里,没说话。小嫣也没说话。

    我坐在沙发上,小嫣才忽然说话了。

    “咱俩离婚吧!”这是小嫣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没有吃惊,因为小嫣的表情告诉我她可能会说这一句话,这是我最怕听到的一句话。

    “为什么要离婚?”我平静的说,掏出香烟点上一根,抬眼望了望小嫣。

    小嫣的眼睛通红,好像哭了一夜。

    小嫣的声调也很平静:“自从你当上村长之后,你变了,你不是以前那个梁大众了。你做的那些事,你以为我真不知道吗?你以为我是聋子,是瞎子?我不知道你在外边有几个女人,但我知道你有女人。本来,我不想说什么,你有女人,但你对我还很好,对儿子也很好,我也想就这样过吧,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你对我好,对儿子好,咱们就这样过下去。但是我发现,你的女人越来越多,你的谎言也越来越多。你可能也知道我怀疑你,你对我说谎时,渐渐的从不习惯到习以为常,到留不脸红。大众,我不想再和你过下去了,我不能再忍受你和别的女人在处边花天酒地,我更不能忍受你的谎言。咱们离了吧,每天都生活在谎言中,你累,我也累了。”

    我忽然感到阵阵发冷,我伸手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臂,身子倦曲成一团。

    “从今天开始,我就搬出去住,等你有空了,咱们就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文俱店的后面的小房子,我收拾出来了,就睡在那里,儿子的转学手续,我也办好。儿子跟着我,就在一中小学去读书。以后,你一个人,随便你怎么花,怎么乱,都不用说谎了。我们娘俩会过的很好,你不用担心。你自己保重吧。”

    小嫣说完,站起身来,用平静的带有怜悯带有爱意也带有幽怨的眼神,望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了,头也不回。

    我全身冰凉了,我想喊住小嫣,但我的嗓子好像被棉花堵住,喊不出来,我想站起身来,去拉住小嫣,但我全身没有一点力气,我站不起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嫣走出院子,身影消失在院子中……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信息铃声忽然响了,由于几条信息一块响铃,以至于手机死机了。

    我哆嗦着重新打开手机,手机里面,同时蹦出来几条信息。

    刘小茜:“大众,我老公又不来了,你再过来市里吧,我又想要了……”

    刘镇长:“大众,你今天过来,我要检查你有没有被刘小茜碰过,如果没碰过,我就让你碰我……”

    高捷:“大众,今天我想要你向我汇报工作,我骑在你身子听你汇报……”

    杨青青:“大众,我老公出差了,你过来吧,我准备好了皮鞭和蜡烛,你来鞭我……”

    薛婷:“大众,我又想你了,今天星期天,你过来找我吧……”

    李纯:“大众,今天星期天,我回家了,咱们见面吧,我要……”

    小芹:“大众,我老公不在家,咱们还是老地方见面吧……”

    小槐:“大众,我从深圳回来了,现在在宾馆,你过来,我要你……”

    我怔怔翻着手机中的这些信息,不知是喜是忧,是烦是愁,忽然嗓子一甜,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在墙壁上形成鲜艳夺目的梅花,眼前一黑,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

    完( YY之玩转农村:我是村长 http://www.wanshuk.com/1_115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