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抓鬼为目的的抓鬼,就是耍流氓!

    鬼探游魂语

    狗魂儿好像有话要说,连连作揖点头,可是苦于说不出来,急得干瞪眼。

    记得老师教过我,与鬼魂儿交流也是一个学问,哎,当时不怎么学好,这下有点亏!

    掏出书,舔舔手指开始翻,这本道术书是老师临别送给我的礼物,这么长时间用下来,已经缺皮少页,惨不忍睹。

    “找到了,通灵术……我看看啊,等着,黄纸,画……讨厌,又是画符!”暗骂一声,再次开始涂涂抹抹,足足浪费了七八张黄纸,大功告成。

    鬼画符一样的符咒能不能用我不确定,反正照着书本描的,双手拇指小指相交,作出一个繁杂的手势,默念咒语“六丁奇门,通灵世间,起!”

    扔出符咒,符咒发出一道淡淡的红光,覆盖了整个屋子。

    “成了,有什么话说,赶紧的,回头送你去黄泉!”我挺得意,没想到一次就成功,真的挺意外的!

    “汪汪,冤,汪汪,冤!”

    “好好说话,别大舌头,瞧你说话嘴里舌头跟鞋垫儿似的!”听不懂,汪汪冤是什么?这话谁懒得琢磨?

    “丫的早说啊,您说,装不会说话丫的你知道有多难受吗?咱就一狗,白天看门儿,晚上还看门儿,还不让人吃饱,您说这日子过得,哎……”狗魂摇摇头“您说吧,咱就一狗是不,丫的也不能让咱当牲口使唤不是,尤其您,咱俩对门儿住着,本来挺好,您非每天扔我几转头,要不是看您人儿还不错的面儿上,我早上去咬您几口了,不过话说回来,咱抬头不见低头见,犯不着不是!”

    “打住!”我干嘛组织,这狗上辈子是说相声的吧,这嘴皮子……“捞干的说!”

    “得,您让咱说咱就说,您让咱不说咱就不说,我真是冤枉的要死!太冤了,您知道为啥?为啥?哼,这个女的吧,有了外遇,不是别人,就咱前面那个买猪肉的那个谁,那天儿晚上,那个卖肉的趁着男人不在,偷偷溜进了这里。”狗魂呲牙,眼中闪烁着疯狂的八卦之火,“您想,咱吃人那么多年,咱不得……是吧,我就拼命叫……”

    “等等……”我的八卦之火瞬间引燃,抖抖眉毛“咳咳,那个进去之后,那个细节,咳咳,你知道的啊!”

    “哦?哦……了解!”狗魂简直把我当知己了,呲牙,“事儿是那样的,那天儿吧,家里男人有事儿说是一晚上不回来,这娘们儿就告诉她相好的了,然后,晚上那个几点来着,忘了,那个男的提着二斤肉就来了不是,一进门儿……”

    “怎么样,怎么样!”我惊喜交加,“赶紧,赶紧!”

    狗魂呲呲牙,俩爪子做了一无奈的动作“门儿就关了,没瞅见……”

    “擦……继续说!”我的心顿时从温暖的桑拿房嘎巴掉进冰冷的北极海底,凑,太失望了,这狗讲话都留下扣子,讨厌。

    “呸,你们这些流氓……”以沫臊的脸通红,不停的鄙视着。我有点儿不满“咋了,这不我得,咳咳,了解细节才知道,那个,是不!”

    狗魂儿拼命点头“大哥说得对,大哥说得对,你看这事儿吧,真都怪我,都怪我,当时我的狗眼也没替您瞄一眼儿,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后来呢?”有点儿失望,这算什么?替狗伸冤的心思也像一盆火被尿淋了一般,失望透顶。

    “后来?”狗魂儿人立而起,俩爪子叉着腰,破口大骂“我给他们家立下汗马功劳,是不,大哥,您评评理,是不是这个理,竟然过河拆桥,这臭娘们儿嫌我碍事,这不,前几天儿晚上给我吃的里面拌上耗子药,我觉得冤啊,这不,我就来找您评评理儿!”

    “哼!”不提这茬还好点儿,一提这茬儿我就火大,我点着狗魂破口大骂“你不知道我对狗过敏吗?你倒好,让我住了那么长时间医院!”

    “别介,大哥,说起来,咱也就一苦命狗不是,苦命人,苦命狗,都够苦命的,咱也是无心,对不,无心!这样,大哥,您只要答应帮我,我就告诉你,这个臭娘们都把钱藏在哪里?”狗魂舔着脸直乐“咋样,大哥啊!”说话都带了一股东北大棒子茬子粥味儿。

    “……白搭,不管!”哼,这二货要是说存折在他屋里,我还得偷去啊!

    “大哥,您丫的不知道,这个娘们儿祖上传下一宝贝,是一个铃铛,带着一把,听这个娘们儿说,这个铃铛是以前她在老家从一个道士墓里挖出来的,说是几百年了一点儿锈迹都没有,绝对的好东西!”狗魂儿想了想“其实我也没多大要求,就想出口气,咋样,只要让我出口气,我就告诉你他的铃铛藏在哪儿!”

    道士?铃铛?这下我有些坐不住了,这好东西啊,三清铃,道术法器,古董的三清铃?见都没见过,估计得多好一东西啊,绝对比我这个破烂桃木剑强不是!

    “要我怎么帮?”

    “您只要能让我吓唬一下他们出口气就成,我就咽不下这口气,成不?”

    其实说起来,这个要求还真不算什么难,我想了想,既然这老娘们儿这么不地道,干脆……

    “我说,我把你送进她梦里,不过只能一炷香,至于你怎么折腾,那是你的事儿,行不行?然后我就送你走!”哎,做这么缺德的事儿,有违天道啊,我也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铃铛诱惑力太大了,咱就喜欢这些玩意儿,你说咋办,干了!

    我开灯,故意跑到邻居家敲门儿,别说,巧了,大哥又不在家,哎,可怜的忍者神绿毛龟,替他哀悼一声吧!

    开坛做法!

    其实这个真不算难,梦魂法咒分分钟的事儿,最难得就是哪一样这娘们儿身上的物件做引子,这个有点儿难办,我得好好想想。

    狗魂呲呲牙“这事儿不难,以前这娘们晾衣服,我把他胸罩扯下来藏你门口那堆垃圾里了,那个行不行?”

    “你这个混蛋!”我一听这还了得,这个混蛋诚心要害死我,你想想,要是人家翻出来,绝对怀疑我图谋不轨。

    赶紧跑出去翻了一阵,战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仨胸罩,五个内裤,还有俩男人的臭袜子,俩右脚……

    “混蛋,臭狗!”一边骂一边揪着一个胸罩走回屋,以沫红着脸啐了一口“真恶心你们!”

    “问这只死狗,别问我!”我骂骂咧咧,真是没好气,要不是为了铃铛……哼!

    又等了一会儿,门外有了动静,我凑门口一瞧,咦,真不错,那个卖肉大叔又来了,听着几声浪笑,门一关!

    我跟以沫做桌子边儿等着,以沫兴奋的连连挥手,“快做法,吓死他们!“

    我脸色古怪的看着她,“不行,估计得等会儿!“

    “为什么?“

    “估计他们这会儿正在学习呢!“

    “学习?学什么?“

    “生理卫生……“

    果然,吱吱嘎嘎半小时,没动静了。

    行了,我铺上八卦布,点上拉住,把胸罩放在蜡烛中间,用墨线在胸罩上打出一个五行芒,招呼狗魂来到身边儿,提起朱砂笔在一张纸上点了几下,然后摸酒……遭,酒忘记买了。算了家里还有点儿料酒,凑合凑合得了,反正这狗魂又不给钱。

    一口料酒喷上,狗魂幽幽浮起,我赶紧双手结印轻声喝道“天星斗,人梦黄粱一处,入梦,走你!“

    狗魂化成一道黑烟钻入墙壁中。

    没一会儿,隔壁热闹了,惊叫声响彻天地,恐惧的叫声比帕瓦罗蒂哥哥声音还高!

    邻居几户吓得穿着三角裤都跑出来,凑到她家门口一阵议论。

    随后看这一光屁股汉子狂奔而出。

    众邻居愣了,一傻乎乎汉子还跟人打招呼“您……干嘛来了?“

    “送肉,送肉!“光屁股汉子仓皇逃跑!

    傻乎乎汉子竟然连连点头“您真敬业,这是送了多少,都热成这样了……“

    我也装作看热闹凑了过去,刚到人家门口,惨叫声听了,一股屎尿味熏得众人争相逃散……

    一个胆子大的老头进去看了看,摇着头贼笑“啧啧啧啧!哎呀,晕了,床上都拉满了……”

    “那有什么好笑的?”

    “啧啧,没穿衣服……啧啧!”

    “哦,我也去悄悄……”

    今晚真是不眠夜,从今晚开始,这里的人多了几个外号,卖肉的外号“裸猪哥!”

    娘们儿的老公外号“龟爷!”这娘们外号“穷摇”

    狗魂儿满足了心愿,钻回来,唉声叹气,我重新开坛“走吧,下辈子祝你好运!”

    “别介,大哥,别下辈子啊,这辈子我还跟你没呆够,您能不能想一办法,让我跟着你啊?”狗魂真是不满足,我连连摇头“不成,这还真的不成,我倒是能做到,可是……不成,不成!”

    有门儿,这狗魂也是贼精,接话茬“大哥,大哥,我真不想离开,您说投胎转世吧,咱俩还能有感情吗?要是我到时候找不到你,我得多想你啊!我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以沫怔怔看着我“哥哥,要不咱留下它吧?行不行?”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农村走出来的二货天师,爷爷带我闯荡灵异江湖路…… http://www.wanshuk.com/1_1150/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