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叶晨和其他人不同,都说中医望闻问切,这一点,并不是普通中医医生能够做到的,他却是能够做到,在闻的那方面,他却是闻到了。只是,因为可能有些尴尬,他没有说出来而已。

    “既然我能够看出你得了胃病,那这个病,我同样可以看出来!”叶晨说道。

    “叶医生,这也是老问题了,看了不是西医医生,也吃了不少西药,都没有什么效果!”姜玉无奈地说道。

    要说女子每个月,都要来一次大姨妈,而且来的时候,心情都很不好,正是因为大姨妈来的时候非常痛苦,而更痛苦的时候,正是痛经。

    这种给女人的感觉,如同生孩子那样痛苦,男人真的体会不到。

    “那你今天也吃了痛经药片?”叶晨问道。

    “我吃了芬必得,效果不行。本来想请假几天的,但是觉得呆在家里没事,也就来办公室这里!”此时,姜玉把叶晨当成一个医生看待,虽然对方算不上是妇科医生。不过,既然把他当成医生那样,也就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尴尬了。

    在她将芬必得的药片的盒子递给叶晨的时候,叶晨拿过去看,发现正是西医的化学药片。

    这种药片,可能在前几次吃下去有些效果。但是,吃得多了,没有什么用处,和那些抗生素的效果是一样的。比如,第一次吃下去,杀毒肯定可以,但是吃得多后,那些病毒,都起到了抵抗的作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越吃越多。但是,吃得多了西药,副作用反而更大。

    叶晨早知道现在的中药同样有中成药了,那外表看起来和那些西药药片差不多。但是,中成药的成分主要是中药材,副作用肯定没有化学药那么大。

    现在叶晨给姜玉看病,既然看出来了,想要治疗好,继续吃西医药片或者直接吃中成药,肯定是不行的。而是,要仔细检查清楚,然后是对症下药,才能够完全就顽疾给治疗好。

    叶晨把那些芬必得的盒子放下后,看着姜玉说道:“其实,这病和你的胃病又有很大的关联,既然现在你出现痛经的状况,说明你的胃痛,还没有完全好起来。”

    “怎么还会这样?”姜玉真的想不到。

    在叶晨看来,西医和中医不同之处,西医完全是头痛治头,脚痛治脚。所以,即使一时之间好了,还会是留下其他情况。

    但是,中医,从一开始出现,那就是一个整体的,所以,平常中医给人看病,可以通过望闻问切。可以通过观察一个人的脸色,舌尖,呼出来的气味,甚至一个人的指甲的变化,都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体内肝脏,哪些部位有没有出现什么情况。

    现在姜玉出现痛经的情况,很明显是和他胃病有关,这还是叶晨刚才在给她把脉的时候发现的。

    “姜小姐,中医就是那样。这次,治疗好的痛经,你的胃病同样也会完全好起来。”叶晨说道。

    “那要怎么治疗?”姜玉问道。

    “不急,我还要问清楚一些问题才行!”叶晨说道。如果是那些假医生,或者是以中医为名,却是打上神医那种假医生,在面对这种情况下,肯定不会再问其他什么问题,而是直接开出一些乱七八糟的药材,或者是只要吃不死人的中药材,收到钱,甚至是骗取美色也就行了。

    无疑,这种人,正是叶晨最讨厌最痛恨的那种,甚至要比那些反中医的人更加讨厌。因为中医的名声,这些年来,正是这种人在败坏的。

    这种人,即使会一些中医术,叶晨同样不认可对方是一个中医医生,而只是一个骗子而已。

    “你是先有胃痛,还是先出现痛经的状况呢?”叶晨拿出一张纸记下来问道。

    “胃病大概在我工作后才出现的,痛经是在我读大学,一次洗冻水澡的时候,就出现了,大概有两年多了。”

    “那发作的时候,大概会是有什么具体的情况?比如,经期量情况会是如何变化?”叶晨问出来的时候,他的神色还是没有变化。

    姜玉想了想后说道:“每逢经行之时,腹痛立刻发作,经期少,腹痛很厉害,同样不喜欢被按,痛引之腰骶,月经量多,色暗黑有血块,经前**胀痛,心烦急躁,食欲不振。晚上睡觉的时候,同样是翻来覆去。”

    叶晨在记录下来的时候,已经可以确认,上一次,对方的胃痛那里厉害,实际上,和她的痛经在来之前是有很大联系的。

    但是,上一次,姜玉并没有说到她本人有痛经的情况出现,以至于,叶晨只是简单把她的胃痛,当成慢性胃炎来治疗而已。

    本书公众版已经更新完,接下来是上架后的,按照和签约网站的合同,本人不能继续更新。喜欢看得,可以到签约网站看,不想花钱的,可以通过其他办法找来看。( 一个农村神医高手在大城市专治疑难杂症。 http://www.wanshuk.com/1_1149/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