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孩子呼天抢地,等来人在山下救下他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了,还有一丝游气,赶忙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内脏损坏严重,全身好的没几处,他在医院还能说话,到这个时候了,当然是科学迷信一起讲,我记得他的外甥在庙里抽了一签卜他能否平安,是57签烂柯观棋。【诗曰】事端百出虑虽长,莫听人言自主张;一着仙机君记取,纷纷闹里更思量。

    我写出来与各位涯友交流,他外甥找人解签,我也见了,那时候知道典故:晋朝王质,采樵信步入深山,见两童子在石上对奕,质置斧旁观。童子与质一物,形如枣核,食之不饥。至局终,谓质曰:“此非人间。仙家片刻,凡世百年,尔合急归。”质回头,见柯己烂,匆惶而归。至家,景物全非,人莫之识。一想他活下来的希望还有,

    村里有个人很肯定的说黄土活不了,他既不是会算命的神汉也不是大夫。他的依据很简单,这要说到他跟黄土的一段故事。

    每年的老历**月份,是家乡收获的季节,农忙休息间隙,这位村民(姑且称为大绿吧,呵呵)和黄土在地边聊天胡抬杠,黄土看着眼前的景象,若有所思,突然说:“我躺着真舒服,死了就睡这儿了。”大绿看着他傻傻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他看着一脸认真的黄土,心里却有些害怕了,这黄土好好的怎么说起鬼话了?农村人忌讳这些话,这大绿又说了几句话,也当他是胡说八道呢,心里笑自己疑神疑鬼的,站起来就往自己地头走。“不坐会了?”黄土问。“不了,活谁干呀,不听你个家伙胡谝了…”。后来,这大绿一听黄土摔了,他很肯定这黄土要归于苍茫的黄土高原了。

    果然,噩耗传来,黄土又受了数天的苦死在医院。人皆有落叶归根的愿望,农村人的乡土情怀更甚。然而,村里,非自然死亡的人是不能进家门的,尸体停在村外的一口洞里!乡里人走的亲近,看到黄土一走,撇下孤儿寡母老父老母,哪里有不伤感的呀!接下来,人人都说这黄土也是命里要死,神仙专门点他名随神轿闹社火(要知道,一般不会专门点他名的,因为他确实是村里不起眼的角色),或许还能保他一命,可他偏偏又不听,神仙就只差说的明明白白了,或许神仙也有难言之隐吧。再后来,请来阴阳先生为他择长眠之地,你说巧不巧,就选在了躺下的地旁边,分毫不差!真的是造化命运吧。我似乎能看到他傻呼呼的躺在那儿,看着云卷云起,看着忙碌的人群,安息吧,黄土。如今呢,他的家已不成家,老母温饱难济……………

    那段时间鬼话陪我打发无聊,谢谢!我写的故事差不多都来自民间,还是比较接地气,如果有时间有讲故事的冲动,愿意与大家分享西北某农村的鬼事奇事!晚安悠悠们!( 开扒农村神神鬼鬼,不求惊悚但是真实! http://www.wanshuk.com/1_1148/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