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那山那水 > 正文 第12章 局长变县长了
    坤子看到从车上下"

    坤子刚想提着筐子往里冲,那门卫却说:“不急小伙子,局长刚来,还没进办公室呢,刚来的时候局长忙,你过一会儿再上去,就在二楼。”

    那门卫也算好心,坤子只好停下,为了感谢门卫,坤子捧出了两大捧进了门卫室:“师傅,尝尝吧。”

    “不要不要,你这可是送给局长的,我哪敢先尝了,你还想让我要这饭碗不?”那上了年纪的门卫很识趣的推着坤子往外走。坤子只好又将那捧出来的樱桃又放了回去。

    门卫虽然没要樱桃,却跟吃了一样的感激。

    坤子等在大门口大约十分钟。这十分钟,对于坤子来说,就跟一个小时差不多。这时候上班的人陆续的来了,坤子就感觉站在那里格外的别扭。

    “小伙子,差不多了,快上去吧。”

    坤子这才一边说着谢谢,一边提了两筐樱桃进了办公楼。

    小楼不大,共四层。按照门卫的指引,他径直"

    待自己觉得呼吸稍稍平静了之后,坤子这才抬起手来轻轻的敲了两下。

    “进来。”声音很轻柔,但同时带着一种上位者的稳重。

    坤子轻轻的推开了门,刘雪婷正铺开了一个文件在看,头也没抬。

    “刘局长。”坤子知道现在不能叫人家刘技术员了,不然的话就糗大了。

    刘雪婷听得声音生疏,便抬起了头来。她的眼里一片陌生。

    “你是……”刘雪婷与坤子见过面,但印象不深。

    “刘局长,我父亲叫解学平。”坤子在门口的时候就想好了这个自我介绍了,这是最直接的介绍,可以最快的唤起刘局长的回忆,她应该能记得的。

    “哦,我记起来了,你是上苑村的吧?”刘雪婷立即表现出了一股热情,让本来紧张的坤子顿时放松了许多。他回过身来,把放在门口的两大筐樱桃也提了进来。

    “你家的樱桃吧?”刘雪婷一眼看到那樱桃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因为那个樱桃园毕竟有过自己付出的指导,虽然只是几趟而已,但也算是与自己有着亲密的联系了。

    坤子把两大筐樱桃放到了办公室的中间,刘雪婷立即蹲下

    “真甜!”刘雪婷一边吃着樱桃,看着满头是汗的坤子夸赞说。

    坤子这的樱桃确实甜不假,可刚才刘雪婷的感觉里,自然少不了一些感情成分。今天她能吃到自己指导过的果农生产出来的樱桃,心里那个甜劲儿自然不是市场上买来的樱桃能比得了的。

    “你父亲身体还好吧?”刘雪婷只是礼节性的问道。

    “我爸走了一个多月了。”

    刘雪婷送到嘴里的第二颗樱桃噎在了那里,她竟然没法下咽,并不是伤心,听到对方亲人突然逝去的消息,自己再大吃大嚼的话,就太不礼貌了。

    “对不起,怎么回事儿?”刘雪婷觉得老解年纪并不算大,而且原来是一条很结实的汉子,应该不是正常死亡。

    “在村里给人焊东西的时候不小心触了电。”

    坤子的父亲解学平与刘雪婷认识正是四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刘雪婷还是刘技术员,她当时正准备结婚,装修房子时,暖气管道就是找解学平给安装的。当时解学平跟着别人安装暖气管道,刘雪婷觉得这人虽然木讷,活儿还不错,人也实在。到了年三十儿的时候,当时的农业局长丁仁堂家里的暖气管道破裂,四处找不到人给修,因为那时候都在家里准备过年了,谁还跑出来给你修管道?丁仁堂想起了刘雪婷家里刚装修的房子安装了暖气,就打电话让刘雪婷给找个人。

    暖气管道的安装不同于别的工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问题,所以,一般的雇主都会留了施工者的电话。后来,解学平就大年夜的骑着摩托车,带了工具来到了没人愿意修理的农业局长家里很麻利的给维修好了。

    也该着解学平发财,解学平不但是骑车跑了几十里路,竟然还以年夜为理由,连吨长的材料费与工钱一起免了。

    丁仁堂一辈子最感激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提拔重用自己的那个人,另一个就是这个解学平了。

    丁仁堂不再坚持给解学平钱,却是搬出了一箱子五粮液,外加了一条大中华。即使这样,丁仁堂都觉得欠了这个老实巴脚的农民了。到了夏天,丁仁堂下令将整个农业局办公楼的所有暖气管道来了一次重新安装,而且这项工程,吨长是打电话点了解学平来干的。可农业局一座楼的暖气管道实在太少了,吨长觉得不过瘾,又让解学平给所有农业局职工家的暖气管道负责维修,所有的费用都算到局里面。这样,农业局职工们便一致觉得这位领导体察民情,但谁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解学平不单是在这暖气管道上赚了一把,局长还给解学平出主意,一下子从村里买下了十亩连成一片的好地,送了他整整十亩的樱桃苗子,并派刘雪婷亲自去进行技术指导。

    “吨长呢?”坤子当然知道这十亩樱桃园的来历,今天来,就是送樱桃让这两个恩人尝鲜的。

    “人家已经是副县长了,你是不是想也送他樱桃吃?呵呵,不用了,我给代收了吧。对了,你是不是找他有事儿?”刘雪婷突然又多了一个心眼儿,问道。

    坤子赶紧摇摇头,说今天来的目的就是送樱桃让两位尝尝的。

    “挂果怎么样?应该不错吧?”刘雪婷对自己的技术指导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估计能有多少产量?”

    坤子哪懂得十亩樱桃园到底能产多少?刘雪婷忽然想起,这个年轻人应该是个外行,于是笑了。但她接着就想到了一个销路的问题,她估算了一下,头一年挂果,产量不会太高,但十亩地怎么也得一万斤的果子。樱桃的特点是采摘期短,稍一过期,卖都卖不出去了。

    “有销路了吗?”她大约猜到了今天坤子来送樱桃的真正目的。

    “正愁这个呢。”坤子不想绕弯子,都是些明白人,要是绕了弯子,那可就什么事儿都做不成了。

    “你不是在外面上大学吗?毕业了吧,做什么工作?”刘雪婷心想,本来就没娘的孩子又没了爹,可够苦的了,那园子恐怕也得让给别人了。如果可以的话,先帮了他这回再说。

    “哪里也不去了,怎么干都是给人打工,我准备回来伺候樱桃。我走了就没人管那园子了,这是刘局长的心血呀,我不能就这么扔了。”坤子知道,两筐樱桃根本就动不了一个大局长的心,也就这话,还能让这个女人能感动一下了。

    听了坤子的话,刘雪婷当即就怔住了。( 那山那水 http://www.wanshuk.com/0_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