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那山那水 > 正文 第80章 猜疑
    贾正道见靳海并没有完全将钱退回来,而是留下了十万的时候,当时就开骂了:“这个王八蛋!他居然偷吃了我十万块!”

    贾正道的老婆还不知道什么事儿,凑过去一看,果然那底下全是纸!

    “他这是什么意思?明明说全部退给咱们了,这不是耍咱们吗?这什么世道呀!”

    贾正 他之前都是耍别人的,没想到这次却是被人耍了,心里怎能平衡?

    “你现在就给我打电话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贾正道真的火大了,如果说靳海把那二十万全部留下的话,他倒没意见了,而现在他靳海却是打着退回来的旗号竟然扣下了十万!真够黑的。

    “你让我怎么打?他做都做了,难道还会在电话里承认自己留下了十万块钱吗?你怎么也糊涂了?”贾正道老婆这回也精明了,立即就觉得贾正道这个想法太幼稚,太天真。

    “难道咱们就这样吃了这个哑巴亏不成?这也太欺负人了吧?”贾正道依然愤愤不平。

    “老贾,会不会是这种情况?”女人忽然转了个心眼儿。

    贾正道不解的把目光投向了老婆:“什么情况?”

    “靳局长一定担心上次我送他老婆的过程中做了什么手脚,所以才决定搞这个退钱的仪式的,我想起来了,他跟我说话的过程中,一直都在摆弄他那部手机,你说,他会不会是在录像?目的就是为了证明他靳海没有收咱们的钱?”

    女人的一席话立即让贾正道明白过 靳海这是为了给自己洗白呀!

    “他没有全部退回来,就说明还想给咱办事儿,只是觉得用不了那么多,而且他主要是为了录这个退钱的过程的。”女人继续说。

    听了老婆的分析之后,贾正道心里这才算平衡了点,但还是叹道:“真是个老狐狸呀!”

    “你在收人家东西的时候不也小心翼翼的吗?现在这人心不古了,不小心着点儿能行吗?”

    “这么说来,靳海不是要不管咱们了?”贾正道的脸上又露出了喜色,“还给咱们省了十万块钱?”

    现在贾正道回想起"

    “我看也是,靳局长其实人还不错,我能感觉得出来,他是不想得罪咱们,都是在官场上混的人,谁还用不到谁呀?哪有像葛顺平那样的拗货?”

    “不过这事儿洗清也不那么容易的,毕竟贺宏达的案子也在常委会上透露过了的,要是那个葛顺平追着不放,咱还真不好脱身哪!”贾正道依然忧心忡忡。

    “我就不信,他一个小小的纪委书记,还能跟人家公安局长较那个真儿不成?要是那样的话,那就不是他葛顺平跟你的事儿,他岂不是要跟靳海结梁子了?就算是他葛顺平上面有人,人家靳海也不会什么靠山都没有吧?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别天天愁眉苦脸的,要是愁出个什么病来,那咱可真就不值了!”

    “呵呵,我不会早死的,只要葛顺平还没有死,我就不能死,等我贾正道缓过劲儿来了,我一定把他葛顺平的屁眼儿都给他翻过来!这王八蛋可把我害苦了!”

    “现在你就别发这个狠了,要不是当初跟他的人过不去,你今天何至于到了这步田地?还不知悔改!”女人白了贾正道一眼道。在她的心里,葛顺平原来应该是个不错的同事,人家也从来没有难为过他,都是贾正道太要强,什么都要表现在葛顺平的前头去,尤其是到了后来,没想到越排挤人家却是越高升了。再后来又与马长风闹不团结,竟然想直接用车祸把人家灭了!

    现在女人想想都怪贾正道。

    “怎么,这还赖到我身上了?要不是他们处处跟我做对,我至于跟他们过不去吗?”

    听到贾正道还是这样不讲道理,女人干脆不再吱声,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把贾正道的为人处事方法改变过来了。就他这样的态度,谁都没法跟他合作的。

    过了一段时间后,贾正道老婆还是忍不住提出了曾经提过的建议:“咱们是不是得跟人家老葛私下里交流一下?说不定是什么地方误会了,你就向人家真心的道个歉,又改不了姓,少不了肉的,或许他也就不好意思再这样穷追不舍了!不然的话,人家还能不痛打落水狗呀?”

    “你骂谁是落水狗?你让我去求他?可能吗?这是官场斗争!一个女人你懂个屁?”

    让贾正道骂了一顿,女人再也不说话了。其实要是一开始贾正道就按照她的意思与马长风合好的话,至少不会到了今天这个窘地。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尤其是他跟那个贺宏达勾结在一起之后,便滑入了万劫不复之地,谁也救不过他来了。

    当然,从内心里,老婆还是希望贾正道平安无事的。

    由于贺宏达的案子转到了市局,坤子也就很难了解到案件的进程了,但他还是忍不住往秦保田这儿跑。

    “案件已经全部上交到了市局,连侦察都是市局进行,我们只能等消息了。”秦保田说。现在倒是轻松了,可他的心里却很不踏实,如果案子在他手上的话,那么,不论谁来讲情,他至少还能有些掌握,可现在倒好,一切都只能看上面的态度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有保贾正道的想法?

    最后还是马长风给了坤子一颗定心丸:“这个你放心吧,这个案子牵扯的事儿跟人多了去了,而且你是省里要树的一面旗,他贾正道想把这面旗砍了,上面会答应吗?别看现在表面上是葛书记在追这个案子,其实上面也在盯着呢,市里不好胡来的!”

    坤子不光担心这个案子不能把贾正道给揪出来,更担心贾正道丧心柴,变本加厉,这样的话,且不说自己安全能不能保障,整个合作社的发展都有可能遭到打击的。

    马长风总是能从大局中把握信息:“你觉得贾正道现在还顾得上搞那些吗?只要他稍稍有什么动作都会有人盯着他了。他又不傻,现在他已经无力反击我们了,只有四处打点自求保命才是他的上策!你说,这个时候他还顾得上对付咱们吗?”( 那山那水 http://www.wanshuk.com/0_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