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那山那水 > 正文 第31章 不能退让
    看到马长风朝这边走过 ”罗非上前,身子微微弓了弓,同时双手伸出要与马长风握手。

    从他的自我介绍里,马长风自然听出了他是一个副局长来,但是,刚才这阵势,已经令马长风非常气愤,而且他坚信,玉龙帮的嚣张气焰与建县公安局不无关系,所以,罗非伸过来的那两只手就被冷在了那里。很显然,刚才罗非下令让人闪开一条道儿让他过来,不但没有给马长风什么好感,相反,他更加厌恶他们了,说不出来是对罗非还是对玉龙帮。

    马长风的目光绕过了罗非,直奔后面的秦保田而去。

    “怎么个情况?”马长风一脸的威严,但秦保田心里有数,老马这股子腾腾的杀气,可不是朝着他这个刑警队长来的,而是冲着罗非这个公安副局长去的。

    “他们丝毫不听劝阻,不给让路,已经堵了我们半个小时,严重影响了我们正常执行公务。局长。”秦保田啪的一个立正,然后非常庄重的向马长风报告说,他故意这样的目的就是要在玉龙帮这些兔崽子们面前给马长风立个威。

    “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多?”马长风慢慢放缓了表情,掏出烟 当然,在援兵到来之前,秦保田是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表现的,不然的话,一旦搞大了动作,就有可能危及到局长的人身安全,一旦将六七十号人给刺激了,那还不跟捅了马蜂窝一样?他这两方加起来也不到三十个人,震不住对方。

    而且凭着秦保田的判断,马长风这么大摇大摆的过来,敢于被玉龙帮的人包围,就说明他早就作好了准备。

    “这是玉龙帮的人,他们说有两个人被我们抓了,非要我们留下他们的人。”

    “玉龙帮?是个什么组织?罗副局长,是你们地界上的?”马长风装着糊涂的问罗非。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问话,可这句话对于罗非来讲,此时却是极具分量的。他的额头立即渗出了汗珠子来,尴尬的看了看不远处的贺宏达,又看了看马长风:“马局长,不是什么组织,就是几个小混混自己吹出来的,哪有什么帮不帮的。”

    “那也该有个头头儿把把儿的吧?长什么样儿?叫什么?”马长风慢条斯理的问道。

    此时,罗非已经慌得不知道该不该说出贺宏达的名字来了。

    “马局长,在下就是,贺宏达。”贺宏达总算是找到了跟局长说话的机会。这时候马长风才把目光落到了被几个壮汉保护着的贺宏达,这人身材并不算高大,但那一脸的横肉却自然带着一股子邪气与暴戾。"" 他那脸上坑坑洼洼的,既像是伤疤,又像是麻子,他那一双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马长风,毫无怯意。

    “你就是玉龙帮的帮主了?”马长风居高临下的问。

    “呵呵,正是。”贺宏达这个时候当然不能否认,不然的话,那日后也没法在道儿上混了。

    “呵呵,看来你这个地头蛇还是给你们当地的领导面子大呀,我这个公安局长都不好使,而你们地界儿上的副局长放一个屁就管用哈哈。”马长风既像是开玩笑,又像是在故意咒骂对方,但他的笑声很是爽朗,直接把在江湖上吆五喝六的贺宏达给笑懵了。

    马长风的这一顿大笑与讽刺让站在一边的罗非老脸一阵阵的通红。

    “马局长,对不起呀,我们行动得有些晚了,影响了贵县的公务,现在我就让他们撤了。”罗非赶紧陪笑,同时把脸一沉,朝着贺宏达严肃的道:“你们都还懒在这里干什么?难道还要等着马局长发火呀?”

    贺宏达知道今晚是不可能把自己出事的兄弟带回去了,但是,这样闹一闹也好让饮马县的公安知道建县地盘上的玉龙帮也不是好惹的,凡事得尊让他们几分。所以,听到罗非这话之后,也想见好就收,借坡下驴。

    “罗副局长,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看着我马长风好说话是不?”马长风似笑非笑的看着罗非反问道。

    “不是,马局长,你看,他们都耽误了贵县半个多小时了,这个我们也有责任,我这就把他们带回去,严肃处理,一定给贵县一个交待。”

    “罗副局长,这事言重了吧?你们有没有责任我不知道,好像这事儿也不是你罗副局长说带回去就带回去的事儿吧?我这儿可不是普通的公民与地痞流氓打架,那样的话当然按照地属原则自然由你建县公安局来处理,可现在我是在执行公务,对于阻挠执行公务者,有着直接处分的权利,不需要你建县来裁决吧?”马长风说话的声音很洪亮,不少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听到马长风这话,一直憋气的坤子此时感觉心花怒放,心说,这才叫男人,这才叫局长!坤子慢慢走上前来,啪啪的鼓了两声掌,此时此刻,坤子的鼓掌是那么的引人注意,几乎整个人群都能听得到,所以,异样的目光都齐刷刷的射了过来。但对于这种注视,坤子丝毫不觉得可怕,倒是一种自豪。

    “马局长,不过这可是在人家的地盘儿上,咱们能不能走得脱还两说着呢,刚才就有人拿枪指着我的脑袋,可把我给吓坏了。”坤子的感觉也极其的灵敏,他预感到这次马长风不可能只身前来的,单是身后这几个警察,不足以让马长风有如此的底气。

    “哪一个?”马长风回过头去扫视着站在贺宏达身边的几个壮汉。先前拿枪指着坤子的那人目光恶毒的盯住了坤子。坤子也目光坚定的迎视着那人,毫不示弱。

    “是哪一个?”马长风从那一排人面前走过,目光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一排警察紧随马长风的身边,随时准备出击。

    “马局长,他不过是拿了把玩具手枪而已。”贺宏达最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他只好站出来打圆场,尽量想蒙混过关。

    “玩具手枪?”马长风重新把目光落到了贺宏达的脸上,异常严肃的瞪着他,“我可以见识一下不?”

    没有人动弹,也没有人把枪交出来。

    “马局长,刚才是弟兄们不对,我现在就让他们给你们让路。”贺宏达赶紧上前讨好的给马长风递烟。他也不想真的跟饮马县公安局闹僵了,毕竟是局长亲自出马,闹不好自己就惹上麻烦的。

    但是,坤子却觉得,就算是现在玉龙帮给他们让了路,那饮马县公安局的人也给丢大了,所以,他想再把矛盾激化一下,于是站上前去,盯着刚才拿枪指着他头皮的那家伙冷笑道:“刚才不是挺神气的嘛,怎么没种了?”坤子咄咄逼人的目光毫不退让,他就不信,在这么多干警的眼皮子底下,他敢再次拔枪指向他。

    “坤子兄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何必呀?不是给你们赔过不是了吗?怎么还没完没了啦?”对于马长风这个局长贺宏达是一个态度,而对于坤子,他却又是另一副态度。之所以这样,他也是软硬兼施,好让双方都退一步,不至于把局面弄得太僵。

    “赔不是?这是赔不是的事儿吗?贺老大你的兄弟刚才可是拿枪戳着我的头皮的,到现在我这头皮还发麻呢,他给我赔过不是了吗?”坤子直接用手指向了刚才那个壮汉。两边的气氛立即紧张起来。( 那山那水 http://www.wanshuk.com/0_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