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那山那水 > 正文 第30章 到底谁更着急
    看到时强到

    时强一边清着嗓子一边想如何对付这帮讨债的债主。

    “事情是这样的,并不是我欠下了大家的钱。欠你们钱的人都已经跑了,你们现在来找我,显然没有道理呀!”

    “胡说,钱是你收下的,我们凭什么不找你要?”

    时强话音刚落,就已经有人带头喊了起来。

    由于警察在场,而且这些警察都是马长风带来的,那些保安们也知道,现在的警察可不是为时强说话的,更何况还有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在场,所以,他们也不敢放肆,只能站在时强的背后随时准备保护他们的老板。

    “今天不还钱,我们就不会走了!”

    人群立即沸腾起来。

    时强不时看向站在一边的马长风,想向他求救。而马长风却不言语,表情有些漠然。

    “马局长,你讲两句嘛。”时强小声的催促起来,他想,如果马长风出于治安的考虑,能够把局势给先稳定下来,那后面他也有想办法的时间了。不然的话,他都无法脱身了。

    马长风抬起了双手,往下压了压,人群立即安定了下来。

    “我记得当时时老板也是集资合伙人之一的,按说应该有连带责任,应该还款,这些钱,都是大家的血汗钱,时老板也没有理由不还,况且,凭着现在时老板的实力,还能欠下你们的钱吗?所以嘛,今天你们大家先回去,容时老板好好考虑一下,什么时候有了具体的还款计划了,再给大家一个答复好吗?”

    “那不行,我们就要求他现在还钱!”

    马长风的话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不说,反而让时强感觉出 于是在马长风刚刚说完了那句话之后,时强就将不悦的目光投向了他。

    “时老板,你看,他们不听呀,这样吧,你就不能先给他们一个答复?反正现在你手里又不缺钱。”马长风也小声问时强。

    “我哪有那么多钱还他们,他们的钱早就让别人卷着跑路了,关我什么事儿?”时强不满的说道。

    “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了。依我看,你倒不如先给他们一半,息事宁人,剩下的日后再说,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马长风显得苦口婆心。

    “马局长,你这话说得倒是轻快,我哪里弄那么多钱去?一半,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吗?”时强有火却不敢朝着马长风发泄出来。

    “今天不还钱,我们就不走了!”讨债的人一遍一遍的喊。

    “我觉得这事儿你要是处理不好,对你的生意影响也很大,而且,他们会一直闹下去。”马长风摆出了一副不准备干涉的架势。

    时强心里怨恨,这一切都与马长风有关,如果不是把刘兵搞进去了的话,现在谁他妈敢跟他时强要钱?而眼下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彪子也从楼上窜了下来,但看到马长风站在那里,彪子就没敢靠前。刘兵还当势的时候,这些事儿还轮不到他彪子出来操心,而现在刘兵不在势了,他也没有这个胆量。

    当时时强的额头上就流下了汗来,不说多了,现在就是让他一下子拿出几千万来的话,那也是从他身上割肉,他怎么能舍得。

    “马局长,我又不是说不还钱了,可他们这样在我门前闹事儿,明显是破坏了公共秩序,影响了我的正常营业呀,难道你们公安不管?”时强只好向马长风威胁了,这也是目前他唯一的法子了。

    “时老板,当初你们把人家的血汗钱弄到手的时候没这样想吧?那钱可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没有的呀?那么多的钱放在谁身上不急?你想想吧,换了你,要是那么多钱被人坑了,你能善罢甘休?别老说人家耍无赖。”

    “他们当时也是为了赚钱不是?只能怪他们没运气,看错了人。”时强已经不顾情面了。

    “你既然这样说,那你当初跟那两人合伙,不也是看错了人吗?而且你应该明白,要是那两人跑了的话,你铁定了是连带责任的,这一点你不会说当时不清楚吧?你跟那样的人合伙做生意,那你说你能怪得了谁?”马长风现在已经明显站在讨债者的立场上说话了,而且人群早已安定了下来,他们两人的对话都让大家听得清清楚楚。

    “就是嘛,我们才不管你们谁跑了,只要有没跑的就行。时老板,要是你也跑路了,那我们这钱就算是白瞎了!”已经有人豁出去了,他们甚至把这钱当成已经是白瞎的,如果能够要回来,那自然就当是白捡的了。

    “你们放心,我时强绝对不会离开饮马这块地盘的!”时强听了众人的话,当时就气疯了,立即表态。

    “不跑路就给钱呀!你不是现在很有钱吗?看看你这车,你这桃源谷,都值几个亿了,还差了我们这点小钱了吗?”

    一声声质问把个时强弄得急出了一头汗来。

    “时老板,不是我不想帮你,我总不能把这些向你要钱的人都抓起来吧?你欠了人家的钱,人家来要,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呀。你说是不是?”马长风并不大声说话,但现在时强却觉得这个马长风就是整个事件的组织者。可是,他又没法来以此驳斥马长风,就算是他自己,也知道欠了人家的钱不还不占半点情理。

    “马局长是想让我时强破产了?”时强冷冷的放出了话来。

    “这话你可以大声的跟他们讲一遍。你敢不敢?”听了时强的这句话之后,马长风胸中立即腾起了一股怒火。因为这明显是在向他挑衅了。

    “我就直说了,你马长风不就是希望我时强破产吗?”时强终于经不住马长风的逼近,大声的喊了出来,这一声喊出,就等于他决定要与马长风撕破脸皮了。

    听到时强那一声近乎声嘶力竭的叫喊,马长风反倒是笑了起来。

    “大家都听见了吗?我马长风身为公安局长,在这里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公平话,难道说,欠人钱不还就公道了吗?如果说是我马长风希望你时强破产的话,那这些人倾全家之所有,把钱都交到了你时强的手上,而这些钱却是不翼而飞了!你是不是想让他们破产?”马长风声音洪亮,表情严肃,语气里充满了斥责,掷地有声。话音刚落,讨债的一百多人立即热烈鼓掌。

    但马长风没有停下来,“你时老板说这钱不能向你讨,难道他们应该向我这个公安局长讨了?那欠条账单上有我马长风的名字没有?你们说,是谁收了你们的钱?”

    “时强!”众人立即高呼。

    马长风两手一摊,看向时强,愠怒的表情底下还藏着几分得意:“时老板,听到了吧?”

    此时的时强已经气急败坏,他欲愤然离去。可是,他刚要走,人群就围上了他。

    “难道你们光天化日之下还想绑架老子?”时强喊这话的时候,转身看向了他身后的保安们。可那些保安们刚要动,防暴警察立即移动了队形,站到了

    群众的面前。这个阵势,让时强以及他的保安们意识到,如果发生了冲突,他们只会向着讨债者这一边。所以,时强跟那些保安们迅速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马长风又抬起了两手往下按了按,示意他们安定下来。

    “时老板,能不能咱们找个地方谈谈?”马长风目光转向了时强。

    此时的时强只想脱身,只能答应。至少这可以光明正大的让他赶紧离开这帮讨债者的围攻。说实话,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黑道老大让一帮要钱的人围困在这里,对他来说,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所以,此时马长风的提议就成了时强求之不得的事情。

    “去哪?”时强的情绪还不冷静。但他又很想知道马长风要跟他谈什么。( 那山那水 http://www.wanshuk.com/0_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