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那山那水 > 正文 第78章 憋不住了
    张威害怕见马长风,于是跟谷雨两人早早的吃了饭又去把马长风那桌的账给结了走人。 坤子才来到了8号房间。

    “不在你那屋老老实实的坐着跑这屋里干嘛?我们又不喝酒。”见坤子过来,估计又得开酒戒,马长风便开着玩笑虎起了脸来。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这么好的菜摆在这儿,你好意思让弟兄们滴酒不沾?”坤子向服务员吩咐道,“上两瓶白酒来。”

    女服务员看看马长风的脸色,不知道该拿不该拿,正犹豫着。

    “看什么看?怕不给钱?账都结了,快拿去!”坤子催促着。那女服务员只好转身出去,把酒拿了进来。坤子又笑脸朝着马长风道:“担心什么?难不成葛书记还过来查你的酒?”说着便让服务员给各位倒酒。

    “你小子胆子不小呀,敢钻葛书记的空子,他是拿你没办法,可我们哪个不怕他?要是受了处分,我看你小子怎么给他们补偿!”

    虽然嘴上这样说,马长风还是让服务员倒满了杯子。今天有了这样的收获,马长风的确有些兴奋,他现在还没有把事情的具体结果告诉坤子,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这小子兴奋到哪里去了呢。

    两瓶酒喝出来之后,马长风便打发着一帮手下先回了局里,房间里只剩下了他跟坤子还有秦保田三个人。

    “今天的收获特别大。”马长风终于忍不住要把他的侦察收获说出

    “马局今天到底是什么事儿高兴成这样?”坤子见众人走了之后才细问,其实他早就看出来马长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了,人有了精神或是有特别兴奋的事情在心里是装不住的。坤子眼尖,当然早就看出来了。

    “从刘兵浏览过的网址里,我找到了一篇小说。他妈的那简直就是刘兵的犯罪记录。呵呵,如果不是我知道那些案件的许多详情的话,还真得佩服刘兵那小子的写作天才了。”

    这事儿就连秦保田也不是很清楚,他只当今天马长风一时高兴,要犒劳大家的。

    “小说?”秦保田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敢说,那绝对是他刘兵自己写的!呵呵,他这个人相当的内向,所有做过的事情,没有向任何人诉说过,可是,他没法憋在心里,于是就以写小说的形式,将真实姓名与时间地点隐去,把所有做过了案子写了出来!”马长风干刑侦多年,对这些年来饮马发生过的大案要案自然记得清清楚楚,只是所有的案子都没有找到真凶,不得不悬了起来。而如今,找到了这篇小说之后,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马局,我们可无法凭着一篇小说去定他刘兵的罪吧?”秦保田当然是从重事实轻口供的角度考虑问题的。如果刘兵能够主动承认这些犯罪事实而且得到求证的话,那当然是好事儿,可如果刘兵他死扛着拒不交待呢?那篇小说又能有什么作用?

    “他刘兵是可以不交待,可是,毕竟当时做案的不是他一个人吧?我们完全可以从其他嫌犯身上打开缺口,再说了,哪怕是他一个字都不吐,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我们讲的可是证据哪秦队!”马长风拿出烟 “这个事儿你们谁都不要说出去,到时候我有办法可以让刘兵开口,并把他背后的那个人给咬出来。”马长风非常自信的说。

    但那份自信,在秦保田看来,只能算是自负。因为他还是比较了解刘兵的性格的,那不是一般的硬,除非对他动刑,可谁都知道,眼下刘兵这个案子,已经被市里领导也盯上了,若是动了刑,那岂不是正好授人以柄了?所以,马长风有死令,一切按程序办事,如果程序上违法了,这个案子很有可能就会变得非常被动。

    “马局,能不能提前把你的妙招儿向我们两个透露一下?不然会憋死人的!”坤子自然更希望这次能够一网将时强这个黑老大也给收了,所以他的心情自然更加急切。

    “我就是要看看能不能憋死你!”马长风坏坏的笑道。

    “那刘晓勇到底是放还是不放?”坤子也知道,刘晓勇那个持刀行凶案,可大可小,可有可无。这全在马长风的手上捏着,就是他马长风一句话的事儿。

    “呵呵,这正是老子要用到的砝码,所以说,他时强的说情不好使,我就是要看他刘兵的态度,你们当然知道,在时强的眼里,刘晓勇算个屁?顶多就是刺向你坤子的一把刀子而已,但对于刘兵可就不一样了,那可是他一手拉扯大的孩子,从感情上来讲,绝对不亚于他亲生的儿子的。这个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说完,马长风点上烟,目光悠闲的在两个年轻人的脸上来回扫着。

    两人不住的点头。现在他们两人才多少体会到马长风不为时强所动,没有对刘晓勇的事情松口的原因了。而对于时强来说,他来到公安局向马长风给刘晓勇求情,自然有他的想法,如果求成了,还可以再利用刘晓勇一回,如果求不成,那他也没有什么损失,顶多就是放弃了这枚棋子而已。不论公安对刘晓勇什么态度,一般情况下,凭着他对刘晓勇性格的了解,都不太担心他会把自己咬出来,而且就算是刘晓勇交待是他时强支使的,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让他时强进局子。这就是时强的高明之处。

    马长风只告诉了坤子跟秦保田到时候会利用刘晓勇这枚棋子,却没有说明具体如何操作法,他这是故意给两人留了一个悬念,同时也是为了保证自己这次审讯的成功。

    但这已经让坤子看到了这次案件侦破的曙光,可以说,最近一段时间里,坤子所遭受的精神折腾,差不多要达到他承受能力的临界点了,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他就会疯掉的。当然,他也不得不承认,虽然都说是邪不压正,可真的要跟这些阴险的坏人斗争了,你没有强大的后盾作支持,那几乎会让你绝望的。所以,坤子愈加珍惜他与马长风之间所建立起来的友谊。

    “马局,这些日子可把你苦了!”坤子前面没少跟马长风开了玩笑,可这一句话那却是真的发自肺腑的。

    “小子,别跟我这么肉麻好不好?我可不跟你搞基!”听着坤子的话,马长风这个算是饱经沧桑的老男人,也禁不住有些感动,“对了,吴悬那小子到底怎么样了?死不了吧?”

    “早已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还得住很长一段院,听晶晶说,康复很费劲,脚上一根筋没有接好,愈后可能会瘸,就算是二次手术也不会有什么起色。”虽然说与吴悬之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坤子甚至还有些讨厌他,可毕竟还有吴晶晶那一层关系,所以坤子对吴悬多少也有些同情。

    “这小子算他命大,那么厉害的车祸,能保下命来就算赚了,他应该知足。”听着马长风的话,他感觉到马长风对吴悬也没有多少好感,那潜台词里好像还有“报应”的意思,只是没有明说而已。“你跟晶晶什么时候结婚?”

    “嗨,没影儿的事儿,结什么婚?”马长风当面提出了这个问题,让坤子脸上不由的一阵发烧。因为坤子感觉到马长风的话里似乎还隐藏了他对坤子与刘雪婷关系的担忧。

    “算了吧,人家又是送工程,又是送车子的,就差没把公司送你了,你还装什么蒜?可别让人家女孩子太难堪了,我看晶晶相当不错的女孩了,也不知道你有什么能让人家看上你!”马长风替吴晶晶鸣不平起来。

    “人家那是施舍,又不是向我示爱,是呀,我有什么能让人家瞧上?我可不会去自找难看。”坤子低头说。

    “保田,下午你跟我两人负责审讯刘兵,你只在一旁呆着,到时候你相机行事就可以了,看我怎么收拾这小子!”( 那山那水 http://www.wanshuk.com/0_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