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那山那水 > 正文 第66章 复仇小子
    就在坤子与赵梅杨丽丽三人一起走进了“人和”酒店不到二十分钟,桃源谷的最高层,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被一个服务生领到了时强的办公室门前,服务生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一个男人应了一声“进"

    “时叔叔。”那小伙子站在那里有些怯怯的看着时强,然后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年轻人,坐。”时强从他那宽大豪华的办公桌后面站起,向着小伙子走过来。

    服务生退了出去,将门带上。

    “刘晓勇呀,最近你的饭店怎么样了?”时强语重心长的问道。

    “托时叔叔的福,不错。”刘晓勇高兴的回答,时强从来没有跟他单独谈过话,所以,刘晓勇多少有些紧张。

    “呵呵,别说是托了我的福,都是你刘叔的功劳,我可没帮过什么忙呀。”时强笑道。

    “您跟刘叔一样,都是我刘晓勇的再生父母。”刘晓勇很会说话。

    “可惜的是,以后你再也享受不到你刘叔的照顾了!”时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刘晓勇心里一沉。他突然之间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昨天夜里他让公安给抓去了。这次你时叔恐怕很难再把他捞上来了。”

    “为什么?”刘晓勇的话很简短。

    “都是那个叫坤子的混蛋设套害了他呀!那个人太坏了,一直跟我和你刘叔作对,现在他终于出狠手了,把你刘叔套了进去。"" ”

    时强说到这里,自然是义愤填膺外加老泪纵横。有一大半那是真情的流露,所以,看得刘晓勇心里很难受,尤其是听到刘兵被坤子害了时,他的血腾的冲到了头顶。对于坤子,他早就有所耳闻,但刘兵说过,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不许他小孩子插手。

    刘晓勇是刘兵的本家,却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刘晓勇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孤儿,是刘兵一手把他拉扯大的,还供他上了技校,给他开起了现在的这家饭店,生意越来越红火。但刘兵却从来不许刘晓勇参与到他的事情中来。刘兵把这个刘晓勇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一样的对待,刘晓勇自然也拿刘兵当亲生父亲。现在刘兵因为坤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刘晓勇当然心急如焚。

    “又是坤子?!”一听到这个一直与刘兵时强作对的坤子,刘晓勇就按捺不住胸中的怒火。

    “是他,只要这人活着,就不会有咱们爷们的好日子过。叔本不想把这事儿告诉你,叔是怕你知道之后会一时冲动,做出无可挽回的事情来。可是,刘兵是你叔呀,他对你的恩情甚至超过了你的亲生父母,我知道,你对你刘叔的感情很深,如果不告诉你,我怕你会骂时叔没有人道,更害怕外人骂你刘晓勇没有人性,毕竟是你刘兵叔养育了你呀!”

    “时叔叔,你告诉我,坤子那个王八蛋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就去宰了他!”刘晓勇的拳头捏得格格响。 要知道,如果有人害了刘兵,那比害了他的亲生父母都要让他愤怒。

    “你对付不了他的,他有些身手,如果正面交锋的话,你肯定吃亏,说不定不等你伤到他,就被他所伤,这人非常的凶狠,手段也相当的毒辣,他打人向来不留后手的,所以,叔很担心你。”时强有些犹豫。

    “怕什么,我可以背后一刀刺死他!他就算是功夫再高,总不会刀枪不入吧?只要他身边没有保镖就行!”刘晓勇已经按捺不住,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坤子。

    “保镖倒是没有,这个人非常好色,据我所知,现在他应该在‘人和’饭店跟几个美女吃饭,倒是下手的好机会,可是,叔不想让你一个孩子去冒这个险呀!再说,杀了人可是要坐牢的,甚至还会面临更严厉的惩罚。你小小孩子,难道不怕吗?”时强说得非常客观,让刘晓勇听起来完全是在替他着想。

    “可是,这样的大仇不报,我刘晓勇岂不是枉为人子了吗?如果苟且偷生,那还有什么意义?”在背地里,刘晓勇已经把刘兵当成了义父。而且这两人的关系,在饮马的黑道上,几乎无人不知,所以,刘晓勇开的饭店就从来没有人敢去捣乱过。

    “你说的没错儿,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就要顶天立地,不能枉为人子。可是,叔真不舍得让你一个孩子去冒这个险呀!”时强表现出极其痛苦的表情,“可惜叔现在手上没有可以启用的人了,而叔却只是一个无用之人,今天上午,那个十恶不赦的坤子,竟然当着叔的面羞辱叔,晓勇啊,你能理解叔那种心情吗?叔老了,手下人又都被他们抓了去,真的打不过那个坤子。可是,不收拾了这个王八蛋,叔死不瞑目呀!”时强几乎到了捶胸顿足的地步,就要痛哭失声了。

    刘晓勇从小受刘兵的恩惠,可以说,现在刘晓勇所拥有的一切,那都是刘兵给他带来的,没有刘兵,就没有他刘晓勇的今天。他几乎每天都在寻找着机会要报答养育自己的这个恩人,而今天,正是他刘晓勇可以回报刘兵养育之恩的日子了,他再也不想错过。

    “叔,你别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去做。”现在刘晓勇反而声音沉了下来,那双眼睛,像是瞬间注入了仇恨,发着血红的光。

    “晓勇,你可不能杀不了仇人反被人所伤呀?那样的话,叔可就对不起你的义父了,也更对不起你死去的爹娘!”时强明显看到了刘晓勇眼睛里正在燃烧着的仇恨的怒火,现在只需要一丁点儿的火星,就可以让他瞬间爆炸,释放出骇人的能量。

    “放心吧叔,晓勇我不是傻子,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无用之才,刘叔弃养了我近十年,这十年的饭可不是白吃的。只要我能找到坤子,就一定会取了他的狗命!”刘晓勇霍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那你认识他吗?”时强担心的问,“咱们不能白出了力而错杀了无辜呀?”

    “认识,义父的仇人,晓勇怎么会不认识?”晓勇冷笑了一声,虽然只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可他的体格却是异常的健壮,一米八多的个子,膀大腰圆,如一头小牛犊一般,要不是刘兵一直不让他沾染黑道上的事情,恐怕他早就成了刘兵手下的一员干将了。

    时强也随之站了起来,突然一把抱住了刘晓勇:“孩子,叔今天把你叫来,只是想告诉你叔的遭遇,可不是让你去跟人拼命的呀!你再好好想想吧。俗话说的好,忍一时风平浪静,叔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再过十年咱们报仇也不晚!”时强已经泣不成声了。

    “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都是懦弱之人的托辞罢了,有仇不报非君子!他坤子不仁,就别怪我刘晓勇不义!他敢害我义父入大牢,我就让他下地狱!”

    此时刘晓勇已经两眼血红,完全失去了理智,哪肯再听时强说什么。然而,时强此时所说的这些劝慰的话,那只是日后为了自己找退路的,他巴不得能够借刘兵义子之手立即除掉了坤子,只要解决了这个死对头,那么接下来所有的事情,都将不存在什么阻力了。

    “晓勇,你是叔的好孩子,叔不想你有什么闪失,我估计现在酒店里的保安都会向着那个坤子的,叔真担心你进不了酒店就让人抓起来了!做事可一定要动动脑子呀!”时强反复叮嘱,无非就是要刘晓勇这最后一颗子弹能够打中对方的要害而不能轻易浪费。

    “叔,你放心好了,你看晓勇你是傻子吗?”刘晓勇再次冷笑了一声,他觉得今天就可以为了替义父报仇而大显身手了。所以,他不但没有半点儿害怕,反而是意气风发,踌躇满志。

    &nbs

    p; “晓勇,叔真不想让你……”

    “叔,这是我一个人决定的,无你无关,就算是我让公安抓住了,也不会牵扯到叔你老的头上的!我刘晓勇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连累别人!”

    说完,刘晓勇大步出了时强的房间消失在了电梯里面。( 那山那水 http://www.wanshuk.com/0_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