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那山那水 > 正文 第59章 短暂的战斗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距离刘兵登机还有整整三个小时,而从饮马县城赶到机场,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车程。 虽然是夜晚,而桃源谷的广场上却是灯光通明,一辆雷克萨斯已经启动,就等着刘兵上车了。

    此时,刘兵颇有些留恋的回头看了看这幢高大的建筑,又朝着身后的整个县城扫了一眼,他没让老婆孩子来送行,就是怕自己心里受不了会落泪。

    “再见大哥!”刘兵声音不大,却是饱含着感情。

    时强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刘兵这才上了车。那辆雷克萨斯绕着小广场转了一圈之后,才驶出了广场,上了公路,朝着飞机场的方向驶去。

    相隔不到两分钟,另一辆商务车,也驶出了广场,紧跟着那辆雷克萨斯而去。

    在车上的时候,刘兵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说货到了,也已经验过了,是真货。刘兵只是嗯了一声,便扣了电话。

    车子驶出县城之后,在一段没有路灯的地方,刘兵的车子停了下来,身后的那辆商务车紧跟上来停在了他的身边,刘兵只身上了那辆商务车之后,那辆雷克萨斯却沿着原来的方向朝着机场的方向继续奔驰。

    姓田的男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马上掏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声音很小,却是非常清楚的被另一个人听到了。“货到了,也已经验过了,是真货。 ”

    当田姓男子挂了电话之后,却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人从背后捂住了他的嘴,同时感觉到脖颈后面被人用手掌大力砍了一下,便立即失去了知觉。

    坤子的门轻轻的响了一下。

    “谁?”坤子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我。”那人扛着姓田的男人站在门口。

    门开了,坤子看到了隔壁的那个男人被扛在了一个三十岁男人的肩上,便知道那人已经着了朋友的道儿。这个三十岁的男子正是那天跟着叶子一起来钓鱼村转悠的朋友。他就是王大庆请来的高手名叫三哥。

    “死了?”坤子的心不由的一紧。还没怎么着这就弄出人命了,那还了得。小月也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傻了,她赶紧把裙子下来盖住了下面。

    “没有,只是暂时昏迷。”三哥将那男人扔到了床上。

    小月能够知道这个男人是骗了坤子,但是,为了得到这个男人的那一笔酬劳,她却不想把事情说破,现在看到田姓男子被收拾成这样,她自然预感到了自己的危险。

    “坤哥,不关我的事儿,我不知道这人是个骗子!”小月只顾了洗白自己,却连一点逻辑都没有了。

    三哥狠狠的瞪了小月一眼,坤子也不想搭理她,只顾收拾自己的衣服跟公文包,趁着小月惊慌的时候,他把那枪收进了包里。 三哥先是把小月的嘴给用胶布封了,又绑了她的手脚,准备把她缚在床上,朝坤子一摆头,意思是让他马止撤。

    “可她怎么办?”坤子指着小月说,他知道,如果刘兵带着人来的话,说不定连小月一起做了,虽然说这小月非常可恨,可毕竟她也是被人蒙蔽了,不知真情,要是让一个女孩子死在了乱刀之下,那也太恐怖了。

    “随你便,妇人之仁!”

    三哥先自出了房间,随后,坤子犹豫了一下,解了小月手脚上的绳子,一把拉起她来到了外面,他没忘了关上灯,然后将门带上,一起来到了对面的那个房间。见坤子把小月一个女人也带了进来,三哥明显不悦,但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拿眼睛狠狠的瞪着小月,小月吓得看都不敢去看三哥了。

    这时候,整个钓鱼村里突然停电,三哥在黑暗中冷笑了一声:“他们来了。”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汽车的马达声,然后有两辆车子一前一后快速驶进了钓鱼村大院。车子还没完全停稳,车门拉开,一下子冲下了十几个人来,都手里提着长刀,杀气腾腾。他们先是控制了门口的两个值勤保安,其他的人朝着坤子所在的房间冲了进去。

    小月跟坤子住的房间是在走廊的最尽头,那一群人提着长刀直奔那个房间而去,为首的一个一脚踹开了门。

    那人冲了进去,灯都没有开,朝着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就砍了下去。

    只听到了一声闷哼,然后又上来几人几刀砍了下去。

    “走!”

    没有遇到任何的反抗,他们的行动便在几秒钟之内就完成了。然后一群人提着长刀,大摇大摆的朝着外面走去。其实一个嘴里还念叨着:“真他妈过瘾!”

    而就在这一帮人刚刚有一半上了车,外面还有几个正准备上车的时候,钓鱼村大门外面,却突然间冲进来一辆大卡车,上面装了二十几个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

    那车子一个急刹,就停在了那辆已经发动着的商务车的前面,车上的武警纷纷跳下了车,有几个还没来得及上车的持刀者,一看情形不对,扔了大刀撒丫子就跑。

    “嗒嗒嗒……”一梭子打出去之后,那清脆的枪声在寂静的夜空格外刺耳。正准备逃命的几个家伙吓得赶紧原地定住了一样,头都不敢回了,乖乖的举起了双手。

    梁康也从车上下来,吩咐人先去找坤子,看看受伤了没有。

    几个武警兵立即朝着小月的房间冲了进去。他们只是找到了一具被砍烂了的男性尸体,却没有见到坤子的人影儿。

    “报告中队长,没有见到坤子!”一个军官立即跑回来向梁康汇报。

    “坤子兄弟,事儿已经办妥,走了。”三哥与坤子小月三人站在钓鱼村外面的马路上。

    “三哥……”

    坤子很想跟这个叫三哥的人喝上一杯,今天要不是他出手,自己绝对搞不定这个姓田的家伙的。

    钓鱼村里的那辆商务车上的人陆续下了车,但有一个人始终坐在上面,到现在他还没有回过神儿来,自己明明制定下的周密的计划,为什么到头来却是败在了坤子的手上,他是打算先把坤子办了,然后乘这辆商务车再去机场,而且,前面已经开走的那辆车子也快到了机场,到时候仅是那辆车子就可以证明他不在这一次袭击的现场。

    然而,事实证明,他的如意算盘却是落空了。因为不论他计划得多么周密,坤子与马长风两人用的这一招却是以不变应万变,最后终将刘兵套进了他们的圈套之中。

    “下来!”一个武警战士用枪指着依然坐在车子后面的那个男人。他就是刘兵。

    刘兵慢慢的举起了手,下了车。

    “马局,过来打扫战场吧。死了一个人。”梁康拿起了对讲机说。

    “坤子呢?”马长风在对讲机里大声的问。

    “没见人,估计应该没有问题。”一边说着,他向四下里张望着,这时候,看到坤子与一个女孩正朝着大门里面走了

    过来。( 那山那水 http://www.wanshuk.com/0_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