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那山那水 > 正文 第85章 迫不得已
    面对杨丽丽这样的要求,坤子当然是喜不自禁,不过,他还是有所顾虑的,因为杨丽丽是芳芳的同学,不过十八九岁,正是情窦初开的时节,对于感情的事儿很认真,一旦认准了哪个男孩,很有可能就拔不出

    坤子不想玩弄这个天真女孩的感情,很担心两人一旦有了“事实”之后,她会较起真儿来,那样的话,倒不怎么省心了。

    他犹豫着,可是,杨丽丽闭起眼睛来等待他亲吻的俏模样已经勾得他心痒,这些天与杨丽丽在一起不时也会擦出一点火花来,现在让他拒绝,还真有些难度。

    不过,坤子也考虑过了,要是今晚拒绝了她,可能对她的伤害要大于把她强拉到营救人质的事件中。与其做那种两不讨好的事情,还不如先满足了她,同时也让自己尝尝这纯情少女的芳唇的味道。

    坤子慢慢的走了过去,站到了杨丽丽的面前,他双手搭在了丽丽的香肩上,头慢慢的俯下来,杨丽丽也慢慢仰起脸,迎上去,让坤子轻轻的压住了她的芳唇。

    一种淡淡的香甜从杨丽丽的芳唇间散发出来。

    “丽丽,你的舌真香!”坤子动情的说。

    杨丽丽没有说话,她不知道坤子这样夸她,她该怎么回答。反正现在她很满足,那感觉也很美妙,与自己平时的想象差不多。

    第二天上午,坤子接到了吴悬的电话,说自称纪委的人把方向带走了。

    这又是一个晴天霹雳,怎么一连串的打击都是冲着他这边而来的?尤其是连吴悬都不清楚现在方向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抓。她是刚刚从绑匪手里解救出来的,现在身体跟心理都还没有完全恢复居然就被调查了。而且显然与绑架案没有什么关系。

    坤子一屁股重重的坐到了沙发上,他预感到对方已经以非常凌厉的攻势向他们发起攻击了,而现在自己却毫无招架之方。

    现在唯一可做的,就是打电话赞许刘雪婷。

    对于方向被纪委双指调查,刘雪婷也有些紧张了,难道说方向有什么严重的与行政违法有关联的行为?这个问题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些年吴悬的事业也得与行政打交道,毫无疑问,如果方向有问题的话,那么吴悬就有问题,所以,接下来与吴悬的合作岂不是会成为泡影了?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这事儿却偏偏发生在了葛顺平刚刚被纪委带走的当口儿上,这就不能不让刘雪婷担心了,会不会葛顺平与这个女人有关?

    可根据她对葛顺平的了解,葛顺平应该不至于犯这样的错误,因为在她的心目中,葛顺平算得上是个正人君子,怎么可能与方向勾勾搭搭?

    “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刘雪婷问。

    “好像是今天早上的事儿。”坤子说,其实吴悬在电话里也没有说明白,他只是猜测,如果是昨天的话,那吴悬应该早就告诉他了。

    按照一般的程序来说,方向不属于政府工作人员,更不是党员,如果有什么问题也轮不到纪委的人找她谈话。既然如此,那就说明方向的案子一定与一个被纪律调查的人有关。

    也正是基于这一点猜测,坤子跟刘雪婷都觉得方向被带走,绝对与葛顺平有着直接的关系。可是,不论是从舆论上还是从她的了解上,都没有听说葛顺平与方向或是与吴悬的企业有什么瓜葛。

    要不,就是葛顺平做得太秘密了?

    坤子立即开车去了农业局与刘雪婷商量对策。

    夏梦看到坤子火烧火燎的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那感觉就好像是刘雪婷在电话里急切的召唤他了似的,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刘雪婷与坤子这次却是遇上大麻烦了。

    一进办公室,坤子就看到刘雪婷面容憔悴,心神不宁。"" 显然她不是为了绑架案的事情,因为坤子在心中隐隐约约的能够感觉到刘雪婷对葛顺平案件的关心,这个从昨天给王大庆打电话的语气里就能听得出来。

    “你说我该怎么办?”刘雪婷有些无助的看着坤子。

    “那个王大庆我看未必管用,还是直接问问何省长的好。毕竟他是上级领导,过问一下也不算是违反纪律吧?”坤子早就希望刘雪婷能够动用一下这块资源了,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就不信,如果何云峰过问一下纪委的调查的话,一个市纪委的书记还敢对抗一个副省长不成?

    刘雪婷沉思了半晌才说:“这事儿我已经求到王大庆那里了,如果才去求何云峰,到时候要是让王大庆知道了,他会怎么想?”

    “就算是这个过程中被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关键是得解决问题不是?再说了,何云峰跟王大庆也算是一条线上的人,至少他们不会为了这事儿而相互拆台吧?”现在坤子也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我不相信他会是那样的人。”刘雪婷两眼失神的说,像是自言自语。

    “我们先不管这个,至少先保住别让葛书记出了意外才是,至于他有没有问题,到时候既然有何省长过问,应该不会让他背黑锅的吧?”坤子并不只是想把葛顺平捞出来,其实他也是很痛快贪官的,哪怕是表面上装得很廉洁,如果葛顺平事实上也是一个贪官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可惜,不过,现在凭着他的感觉,这个葛顺平也应该算是个清官了,而有些时候,清官未必能够永远得到保护,遭恶人诬陷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我还是先打个电话给王大庆看看情况再说。”于是刘雪婷就将电话拨了过去。

    “雪婷,这么急呀?这才多等呀?你以为双规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说话的呀?”

    “你是不急,可我急呀?问题是现在一个建筑公司的女会计也被纪委调查了,我觉得一定与葛书记有关系,不然的话,不会这么凑巧。”刘雪婷直接把方向被纪律调查的事情也报给了王大庆。

    “呵呵,我就说嘛,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雪婷,你不会是把你也给扯出来了吧?”王大庆在电话里哈哈笑着,表面上好像是开玩笑,但他不知不觉间就流露出了男人那种自尊被伤害后的嫉妒。

    “你要是不管的话,就算了。”听着王大庆那酸溜溜的话,刘雪婷气得肺都要炸了,她脾气也不小,还不等王大庆那笑声停住,刘雪婷就强横的挂断了电话。

    她的倔强让一边的坤子都不由的为她担心起来。

    现在刘雪婷毫不犹豫的拨通了那个存在她手机里好长时间却从来没有用过的号码。

    响了十几秒之后,刘雪婷才听到了电话接通的声音。

    “何省长,我——刘雪婷。您还记得我吧?”刘雪婷的声音有些要哭的腔调。

    “呵呵,怎么会不记得呢?怎么了,有什么事儿?”何云峰那长者的声音与语调让刘雪婷心里顿时有了希望。

    刘雪婷知道何云峰事务繁忙,很可能现在旁边还有人,她也不想拐弯抹角,而是开门见山,不耽误何云峰的时间,于是直接说了自己的意思:“我们县委葛书记好像是被纪律的人带走了,我担心他会出事儿,何省

    长能不能过问一下?”

    隔了十多秒钟,何云峰才问:“知道是什么问题吗?”

    “不清楚,不过,我相信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而是遭人陷害。”

    “呵呵,刘局长好像很关心葛书记的,能不能向我透露一下,他是你什么人?”何云峰在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刘雪婷明显听出了他的犹豫。

    而刘雪婷同样犹豫了一会儿:“我不想瞒何省长,他是我爸,何省长,我知道他是个好干部,好党员,不会做那种违法乱纪的事情的,何省长您可一定要帮帮他呀!”刘雪婷没有半点撒娇的语气,倒是充满了关切与焦急。

    “哦——是这样。你放心吧,如果葛书记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很快就会回去的,这事儿你就不要跟别人再说了。一定要相信组织。”

    等何云峰挂了电话,刘雪婷感觉顿时轻松了许多,不知道她是相信了何云峰的权力,还是觉得葛顺平压根就没有什么问题。

    坤子在一边竟然没有吃惊,他似乎早就料到了刘雪婷与葛顺平之间那种不寻常的关系里夹杂着让他说不出来的亲情。只是一直没有得到印证,他也从来不想去向刘雪婷求证什么,如果刘雪婷愿意跟他说的话,自然就会告诉他。现在刘雪婷没有避讳他,就说明刘雪婷是多么的信任自己。

    或许是出于感动,也是为了安慰,坤子拍了拍刘雪婷的香肩:“姐,不要太担心了,有何省长出面,至少纪委的人不敢把葛书记往死里逼的,如果真的有问题,那就另当别论了。”

    可能是坤子的安慰让刘雪婷有些感动,她有些无力的将身子靠到了坤子的身上:“他虽然在我很小的时候抛弃了我们,但他还是我的父亲,我不能没有他。”刘雪婷说着,眼角里就滚出了泪水。女人的脆弱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流露出来。

    “葛书记是个好官,不会有事儿的,放心吧姐,如果连葛书记这样的官都有问题的话,那老百姓还有什么希望?我相信他没事儿!”嘴上这样说,但方向的被调查却让他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而今天刘雪婷向何云峰求救,那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而就在刘雪婷给何云峰打电话的时候,王大庆也把电话打了过去,正好发现何云峰的电话占了线。

    王大庆挂了电话笑道:“这丫头,竟然信不过老夫了!”

    王大庆挂电话不久,就接到了何云峰的电话:“刚才你打我电话干什么?”这两人向来就不客气。

    “你的电话刚才让女人给占了线吧?”王大庆在电话里醋声醋气的说。( 那山那水 http://www.wanshuk.com/0_4/ 移动版阅读m.wanshuk.com )